水浒传中杨志卖刀杀死牛二也属于正当防卫,开封府将他发配充军

原标题:杨志剁了牛二之后,正义为何刷屏|悦读

原标题:水浒传中杨志卖刀杀死牛二也属于正当防卫,开封府将他发配充军

闲 •读 • 水• 浒

图片 1

图片 2

且说杨志因丢了花石纲,想去求得足球明星高俅谅解,没想到被高俅大骂一顿后,双开赶出了殿帅府。杨志回到宾馆,身上的钱也所剩无几,只剩一把祖传的宝刀了,于是准备卖了作盘缠。古时候人们卖东西时,都要在东西上面插一根草,称为“插标”,表示这个东西是卖的,记得《三国演义》中曹操与袁绍对阵,遇上袁绍帐下名将颜良叫阵,曹操故意夸耀颜良的武艺,结果关羽轻蔑地说了一句:“我看他是插标卖首!”说得就是这个行规啦!

昆山宝马男刘某砍人反被砍的事儿,最近在网上火了。

图片 3

我在这边就想起了898年前大宋京城开封,那个泼皮牛二,想起他的叫声:

图片 4

杨志,我赌你不敢杀人。你手上有把宝刀有什么了不起?我就赌你怂。

图片 5

没料到,这一赌,牛二将自己的小命给赌没了。

杨志先在马行街立了一会儿,无人问津,于是去天汉州桥热闹处去卖,刚到,就看见两边小贩像躲CG一样,纷纷往河下巷内躲去,一边跑还一边喊:“快躲了,大虫来也!”杨志心想,光天化日之下,哪来的什么大虫?正在这时,就看到牛二晃晃悠悠地过来了。牛二就问杨志的刀要卖多少钱?杨志说三千贯。牛二一听,把嘴一撇,“甚么鸟刀!要三千贯。我三十文钱买一把刀,照样切肉跺豆腐。”看来牛二还不是个奢侈浪费的人。杨志说他这是宝刀,不是一般的白铁皮子,这刀有三项特技:第一,砍铜剁铁,刀口不卷;第二,吹毛得过;第三件,杀人刀上没血。结果牛二表示刀我想要,可是钱我又不想出,于是就让杨志杀个人看看。杨志说杀条狗也是一样,牛二不同意,于是两人扭打起来。牛二赌杨志砍他一刀,杨志大怒,一把将牛二推开摔了一跤。牛二爬起来钻入杨志的怀里耍赖,杨志也怕弄出事来,高喊“街坊邻舍都是证见:杨志无盘缠,自卖这口刀。这个泼皮强夺洒家的刀,又把俺打。”可是街坊邻舍都害怕牛二,不敢过来劝架。

他不知道,哪怕这个世间就是一个赌场,也有不按常理出牌的主。

图片 6

赌什么,都不能赌命。

图片 7

1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大宋宣和二年(1120年),颍州,不,小说里面是在大宋都城开封,五侯杨令公之孙杨制使杨志因为丢了生辰纲,无法交差,回到东京后,使上告下,使尽了许多钱财,好不容易得了一张“补殿司府制使职役”的官凭文书,没想到,去上任时却被高太尉高俅给剥夺,杨志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

图片 11

走投无路之际,杨志作出了一生最大的决策:卖刀,卖掉随身唯一值钱的祖传宝刀。

牛二喝道:“你说我打你,便打杀直甚么!”口里说,一面挥起右手一拳打来。杨志霍地躲过,拿着刀抢入来,杨志彻底被激怒了,失去了理智,照着牛二咽喉就是一刀,捅个正着,牛二仆街倒了。杨志不解恨,赶上去,照着牛二胸脯又连搠了两刀,血流满地,牛二当场挂掉。杨志心想,你把老实人逼急了,让你连求饶的机会都没有!

杨志走到马行街内,站立了两个时辰,不想诺大一座城市并无一个人问津。按照《大宋宣和遗事》的说法,大约是初春季节,大雪纷飞,街上行人不多的缘故吧。

图片 12

杨志眼看着晌午时分要到,就转到天汉州桥热闹处去卖。

图片 13

从一个冷僻处,到一个热闹处,说明杨志对于卖刀颇有几分羞愧。

图片 14

刚来到热闹处,站立不多久,杨志便看见街两边的人都跑入河下巷内去躲。

事后杨志带着街坊邻舍一同去开封府投案自首。府尹见出了人命,不敢怠慢,先把杨志铐了去指认现场和验尸。府尹、官吏都知道牛二是个无赖,又见杨志是个老实人,为街坊除了一害,就先将杨志收监,一顿板子也免了。满了60日后,将案卷改为两人打架,杨志误杀了牛二,将杨志打了二十廷杖后,脸上刺上两行金印,一纸官文,将杨志发配到北京大名府充军去了,那口宝刀也被充了公。

杨志看时,只见人群四处乱撺,而且口里嚷嚷道:“快躲了!大虫来也!”

从现在的法律角度看,杨志杀死牛二属于典型的无限正当防卫,他在人身、财产受到不法侵害的时候,果断采取防卫行为;虽然事后补刀有故意伤害嫌疑,但开封府官员也都从轻处罚,等于是将杨志杀死牛二改为正当防卫过当。开封府的审判符合公平正义的道德评判,所以老百姓主动为杨志募捐盘缠。从这件事看来,北宋的政治环境还是相对比较松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杨志听了,感觉好生奇怪:“好作怪!这等一片锦城池,却那得大虫来?”

责任编辑:

大白天的城里,怎么会有老虎来呢?

他哪里知道,这“大虫”不是景阳冈被武松打死的那种老虎,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这就是文化差异了吧。

因为这差异,杨志就没有跟着躲,只见远远地黑凛凛一条大汉,吃得半醉,一步一颠撞将过来。

这就是人们口里所说的“大虫”,杨志应该认得,小说中写道:

杨志看那人时,却是京师有名的破落户泼皮,叫做没毛大虫牛二,专在街上撒泼,行凶,撞闹,连为几头官司,开封府也治他不下;以此,满城人见那厮来都躲了。

小说里的牛二,杨志都认得,说明这个人名气不小,难怪开封府都治他不了。

不过,这牛二既没有靠山,也不是衙内,堂堂开封府都治不了,颇有些怪而疑惑。如果真是这样,也足见大宋的法治也成了一个破落户,成了泼皮的乐园。

这牛二喝醉了酒,却看得杨志手上的宝刀很真切。牛二抢到杨志面前,就手里把那口宝刀扯将出来,问道:“汉子,你这刀要卖几钱?”

牛二没钱,他问价干什么,无事生非惯了。

杨志见他问价,便回道:“祖上留下一口宝刀,要卖三千贯。”

2

图片 15

三千贯是个什么概念呢?

北宋并不像《水浒传》里写到的用银子,而是用绳子将铜钱贯穿起来,一千文为一贯,一贯大约相当于今天的375元人民币。包拯做开封府尹每年的俸禄是:铜钱19200贯(含公使钱18000贯,添支钱1200贯),不包括粮柴等物。(《宋史·职官志》)另据《宋史食货志》记载,当时400文可以买一石米。小说里,武大郎在县里闹市区租了一个二层小楼的独门小院,相当于独栋别墅,月租金才十几贯。三千贯虽然只相当于腰缠万贯的三分之一,但是无疑也是一笔巨款,泼皮牛二不可能买得起。

然而,牛二偏偏想碰磁,白夺得这口宝刀。一听杨志的开价,牛二勃然喝道:“甚么鸟刀!要卖许多钱!我三十文买一把,也切得肉,切得豆腐!你的鸟刀有甚好处,叫做宝刀?”

牛二虽然喝了个半醉,但酒醉心里明,这笔帐他还是算的清。

杨志是穷途末路之人,明知牛二是在找岔,还是实话实说了:“洒家的须不是店上卖的白铁刀。这是宝刀。”

这是明说你牛二不是识货之人,宝刀和铁刀都分不清。

牛二使出一贯的无赖作派,问:“怎地唤做宝刀?”

杨志的回答指出了宝刀的三大价值:“第一件,砍铜剁铁,刀口不卷;第二件,吹毛得过;第三件,杀人刀上没血。”

没见过宝刀的人一听都会明白这是宝刀,但牛二偏偏不信。

他是步步紧逼:“你敢剁铜钱么?”

杨志:我剁与你看。

牛二:你敢吹毛么?

杨志:我吹给你看。

牛二:你敢用刀剁人么?

杨志:我用刀杀只狗你看。

哈哈,这下牛二终于抓住了漏洞:你说的是杀人不见血,谁让你杀狗的啊。

杨志:凭白无故,杀谁呢?毕竟是有王法的。

但牛二偏偏紧追不放:你剁个人我看。

牛二:你没人剁,可以剁我呀。

杨志:往日无冤、昔日无仇,剁你干嘛?你不买就是。

牛二:我偏要买。

杨志:你拿钱来。

牛二:我没钱。

杨志:没钱就别买。

牛二:我就要你这刀。

杨志:我不给。

牛二:那你是男人不,是男人就剁我一刀。

看到这里,看客应该已经料到,这牛二就在赌,赌你杨志终究有认怂的时候。

3

图片 16

我牛二是谁?开封府都拿我没辙。

我牛二是谁?穷光蛋一个,破落户一家,我光脚的还怕你穿鞋的不成?

我牛二就是王朔先生的前身:我是流氓我怕谁

这是天下流氓无产者的共同心理。

你有钱有什么了不起啊,你有口宝刀有什么了不起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