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班长讲述60年代一起真龙目击事件!

原标题:老班长讲述60年代一起真龙目击事件!

强劲的西北风裹夹着雪花,漫无边际地扑来,给无垠的大地套上了一身沉甸甸的素袍,也让一整天隆隆的炮声随之遁去。
  我躲在茂密的丛林里,没有被搜山的敌人发现,也没有被铺天盖地的炮弹击中,真的很幸运。
  傍晚,咕咕的鸟叫声传来,那是我们炊事班的老班长在发集合的暗号。我慢慢地向声响方向匍匐前进。
  老班长清点人数,十人一个不少。他露出了孩子般的笑,那笑脸被雪的反光映照得清晰而苍白。
  我们在老班长带领下,游走到山口,可那里有敌人的重兵把守,机枪、大炮、坦克应有尽有,凭我们十个人的力量想过山口,无疑是虎口送食。
  在老班长地带领下,我们悄悄地退了回来,躲进了深山老林。
  老班长是我们班里唯一一个团员,也是一个老兵,在茂密的丛林里,他摸黑给我们开会:“同志们,我们被敌人困住了,突围只是去送死。我们连是断后部队,其他战友突出重围已经是万幸,不可能回来营救我们,我们也不希望他们回来做无谓的牺牲。所以,我们要有坚持长期作战的思想准备,与这荒山野岭为伴……”老班长介绍着当前的困境,语调平稳而坚决。
  我坚定地点点头,其他战友一定也都坚定地点点头,尽管我看不清他们的身影。然后我们分头去找掩蔽所。
  早过了晚饭时间,夜深了,才从老班长那里传递过来硬邦邦的窝窝头,一人一个,小得可怜,甚而一口就能吞下去。我细嚼慢咽,一丁点渣儿也不舍得掉下。没有开水,我就着沁心凉的白雪。嚼完窝窝头,我不由自主地舔一舔手掌心。
  第二天,强劲的北风依然如故地裹夹着雪花,漫无边际地扑向大地,使这素色的山川显得更加的肃杀和冷寂。白天没有传过来任何食物,我饿得前心贴了后背,饥肠不停地辘辘响。我捡拾着隐蔽所旁边的枯草,在嘴里不停地嚼着。直到深夜,才传过来窝窝头,还是那样的硬邦邦,一人一个。我有点不高兴了,可我左右的战友都是一人一个,我又能说啥呢?
  饥饿难耐的我把身边的枯草都嚼了一遍,然后开始掏它们隐藏在雪地下的根,撸掉上面的泥渣,塞到嘴里细细地嚼,去吸吮里面的汁水,像厩棚里的牛马在反刍。
  第三天我们还是潜伏着,一动不动。我饿得晕头转向,饥肠已经没有力气发出辘辘的抗议声。深夜,又从班长那里传过来硬窝窝头,一人半个,仅仅半个!我很不高兴了,皱眉头看着左右的战友都是每人半个,我又能说啥呢?可我真生气了,老班长咋这么抠门呢?我们可是炊事班,掌握着全连的粮食啊。
  第四天到第十天,我们继续潜伏着,一动不动。敌人的搜索没有停止,偶尔的冷炮还会在我们附近炸开。我饿得两眼发黑,喘息的力气似乎都即将耗尽,双脚已经冻得麻木,心似乎也要凉了下来。每到深夜才能从老班长那里传过来硬窝窝头,一人仅仅半个。我已经非常气愤了,可也无可奈何,我皱着眉头看左右的战友都是每人半个,他们也都满脸刻着气愤。我确信班长克扣了我们的窝窝头,他自己人高马大的,吃半个窝窝头能扛得住?左右战友们心里的想法一定和我相同。
  第十一天,敌人不再搜山,但山口的路已经被大雪掩埋,敌人的机枪也没有撤走,还在张着血盆大口。
  这天晚饭除了半个窝窝头之外,我们意外地喝到了一碗稀糊糊,那糊糊里有野菜根的味道,这让我干瘪的胃有了填充,让我寒冷的心有了些许的暖意,让我那双冻僵的脚能够活动了。身边的战友说,没有敌人搜山,班长可以出去挖野菜根了,也可以在晚上神不知鬼不觉地生火煮汤了。不过老班长不许我们乱动,因为敌人的侦查和冷炮并没有停歇。我们不得不重新感激老班长的机敏和关爱,淡化了对他的气愤。
  第十二天的晚上,饭后,老班长又学鸟叫,声音急促,我们知道要开紧急会议。我们爬出隐蔽坑,匍匐到老班长的周围。借着朦胧的月光,我看到大家都瘦得如人干,有的就是不折不扣的骷髅,而老班长却显得胖胖的,脸甚而是圆圆的。他高大的身躯似乎还是那样的魁梧。
  我不禁惊讶起来,也愤恨起来。战友们好似也都怀着同样的惊讶和愤恨。
  老班长低沉地说:“同志们,今天召集你们开会,就是要排一排你们的年龄,请你们自己报吧。”
  我们都莫名其妙——这是啥紧急会议?不过在老班长魁梧的身影面前,干枯的我们还是服从命令的。
  “我,张大伟,二十三。”
  ……
  “我,任小龙,十五。”大家一一报了年龄,最小的是我,只有十五岁。
  “好。今天我做个决定,任命二十三岁的张大伟当第一……副班长,二十二岁的胡小军当第二……副班长,二十一岁的侯二蛋当第三……副班长,二十岁的红胜利当第四……副班长。其他的小于而是,不合符要求。大家要是没有意见……就举手表决。”老班长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了这些话。
  我们都蔫蔫地举起了手,但不知道他任命这些副班长干啥。这样按年龄排,我也是第九副班长呢,都是官啦!老班长这是用封官来拉拢人吗?
  散会后,老班长留下四个副班长开了个特别会议,我们不知所云。这让我们五个兵心生疑窦,忐忑不安。
  第十三天也就是会后第一天的傍晚,张大伟就当上了班长,因为老班长倒下了,等我们见到他时,他正躺在张大伟的怀里,嘴里向外溢着黄水,胖圆的脸还在,人已经没有了气息。听张班长说老班长其实才二十二岁,比他还小一岁,但参军已经八年了。
  我们对老班长还是有点恋恋不舍,尽管他克扣过我们的窝窝头。
  张班长还是照样一天只给我们半个窝窝头,外加稀菜糊糊。
  这张班长比老班长并不仁慈,我们的怨怒依然窝在心里。
  被围困的第十五天,胡小军当上了班长,因为张大伟又倒下了,等我们见到他时,他正躺在胡小军的怀里,嘴里也向外溢着黄水,胖圆脸还在,人已经没有了气息。听胡班长说张班长只有二十三岁,但参军已经七年了。
  我们对张班长似乎没有留恋,只有淡淡的伤感。
  可这胡班长真不是个东西,还不如张班长,他竟然把我们的半个窝窝头给卡了,每天改成两碗稀菜根糊糊。我们虽然生气,可和他吵架的力气都没有了,再说了他是班长,我们不得不忍气吞声。
  被围困的第十七天,侯二蛋当上了班长,因为胡小军也倒下了,也像前两位班长一样离去了。听侯班长说胡班长只有二十二岁,但参军已经6年了。
  我们对胡班长的离去,似乎并不咋伤感,我们只是渴望着伙食能够改善些,恢复原来的窝窝头。
  令我们心痛的是这侯班长还不如那个姓胡的呢,每天只给我们一碗稀菜根糊糊了。我们的眼珠子都瞪出来了。可他说粮食紧得很,紧得很,地被冻住了,挖菜根也很困难了。可是,我们分明看见炊事车里还藏有两个密封着口的袋子,饱鼓鼓的,一猜就知道是粮食。他在隐瞒和欺骗,他是想饿死我们,独霸粮食好自己逃命?大家似乎都这样怀疑。
  第二十天,借着凄惨的月色,侯班长带领我们从一条密林小道绕开了敌人,逃出了包围圈。原来他在侦查连干过,这两天他晚上出去探路,终于发现了这条险道。山路难行,不得不抛弃炊事车,我们五个小兵蛋子抬着两个密封口的大袋子跟在后面,袋子里分明是粮食。侯班长真的要独吞?他有野心?我们五个兵商议,要多长个心眼,他别以为我们年龄小就拿我们当猴耍。
  第二十一天,红胜利当上了班长,侯二蛋也像前面三个班长一样的去了。听红班长说侯班长虽然只有二十一岁,但参军已经五年了。
  我们同样似乎并不咋伤感,我们只渴望着伙食能够改善些。哇,侯班长独吞的野心没有得逞,他的离去让我们的渴望有了实现的可能,我们五个内心竟然都有一丝高兴呢。
  我们向红班长提议,煮袋子里的粮食吃。可他坚决不同意,说那不是粮食。他带我们搜索前进,还带我们挖可吃的菜根和草根,沸煮后,他会解下裹在腰间的那个细长的袋子——那是老班长传下来的,从里面掏一把谷米面拌进去,搅成我们天天喝的一人仅一碗的稀糊糊。
  第二十二天,红班长出去探路了,我们趁他不在,就拆开了那两个神秘的布袋,袋口是我们不识的洋文,袋内是颗粒饱满的粮食,每粒都可以当种子。我们欣喜若狂,正要下锅的当口,被一只大手牢牢地抓住了。红班长把袋口又紧紧地扎住,两眼冒火,说:这不是粮食,连长让我们保护好它!他眼睁睁在说谎。我们干涸的喉结上下抽动着,饿得奄奄一息,他这是想要我们的命啊。难道他要把粮食偷运回家,当革命的叛徒?我们五个兵提高了警惕。
  第二十三天,黎明,我们遇到了连里的侦查班,他们都惊讶我们还活着。
  红班长见到连长后,倒在了他怀里,胖圆脸还在,嘴里却向外溢着黄水,气若游丝。他用颤抖的手指着那两个饱鼓鼓的袋子和我们五个兵蛋子,连长的耳朵贴在他嘴边,过了一会,他的头一歪,永远闭上了眼睛。连长说红班长虽然只有二十岁,但参军已经4年了。连长解下红班长腰间的那个长长的空布袋,交给了指导员,然后脱下军帽,立正,敬礼!
  我们五个其实并不伤感。不过,碍于连长的面子,我们也脱下军帽,立正,敬礼!
  开春,连里在开垦的土地上播下了那两袋种子,当年秋天,收获了两百袋粮食,留下十袋作种子,第二年春天播种,秋天收获了一千袋粮食。到了第三年,我们的军粮就可以半自给自足了。我们的连扩展为团,我们这五个兵蛋子都成了连长,老连长自然成了团长。
  等我们的团长从军长的位置离休后,他带领我们去参观军事博物馆,看到了他从红班长腰间解下的那条布袋时,款款深情地说:你们的老班长没有辜负我的嘱托啊,他和四个副班长靠那条布带里的三十斤谷米面煮菜糊糊,养活了你们五个娃娃,他们还把窝窝头省下来给你们吃,他们自己饿得浮肿,最后口吐黄水而死,也没有动那两袋华侨送来的良种……他们是拿自己的生命呵护革命的种子啊!
  潸然泪下的我们脱下军帽,齐刷刷地立正,向那条布袋敬礼。

老班长讲述60年代一起真龙目击事件!今天为各位玩家带来的是一个关于龙的故事。而且见到龙的还不止一两人,而是一村子人!和营口坠龙事件非常相似,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个故事吧:

图片 1

1972年,我在202师服役,当时我们工兵营抽3人到师集训队集训3个月,1.2.3连各抽一名,一连是胡班长(可惜名字忘了),二连是田十一,也是班长,只有我是1971年的兵。

那是11月的一天,我和胡班长(顺便说一句,班长在集训队和我一样也是战士)站岗回来,走到一根路边的水泥电线杆时,指着电线杆给我讲了这样一件事:

60年代(具体时间我实在记不起来了)一个早晨,我们村上方打了一个晴天霹雳,震坏了不少窗玻璃和几间旧屋,起的早外出拾粪的我本家大爷,大唿小叫的跑回村来:噼下龙来了!噼下龙来了!就在村西!!

不长时间,我们都到了村西那块稻田,只见一条十几米长的象乌蟒一样的东西,最粗的地方有水桶粗,比那电线杆还长,躺在稻田一动不动。

头象牛头,下巴有两扎(约40公分吧)多长的胡子,两只锅(后来才知道湖北那儿称角为锅)都一米多长,黑黝黝的,先是竖直向上,30公分后水平向两侧分开,又30来公分向前斜上方伸去,头上相当尖,我摸了摸,非常锐利,比枪刺都锐,两只眼睛都没有了,成了两个血洞。

有老人说,这是犯了天条的龙,被老天爷噼下来了,龙眼是宝,不能流落在人间,老天爷收回去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