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樂《飞马不是马,也不会飞 | 有关浮雕动物、人物纹鎏金青铜腰牌饰》

原标题:找樂《飞马不是马,也不会飞 |
有关浮雕动物、人物纹鎏金青铜腰牌饰》

倒墩子村位于宁夏回族自治区同心县王团乡东北约8公里。墓地分布于村东南1.5公里的坡地上,当地群众称之为兔头嘴。墓地东面是南北向的土梁,墓葬即分布于这处由东向西逐渐倾斜的缓坡下部(图一)。墓地北有一条冲沟,西临洼地与另一土梁相连。周围峁梁错落,沟壑纵横(图版玖,1)。1983年秋,该村农民在耕地时发现陶罐和其他遗物,随后报告县文管所。县文管所及时采取保护措施。同年冬,原宁夏回族自治区博物馆和县文管所对墓地进行了调查和试掘,发掘墓葬五座,出土透雕铜带饰、五铢钱等遗物,初步确认为汉代匈奴墓葬①。1985年8月30日至9月21日,原宁夏回族自治区博物馆、同心县文管所和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组成联合发掘队,对墓地进行发掘,共发掘墓葬二十七座,出土遗物千余件,1987年曾简要报道②。现在发表的是1985年发掘的全部资料。图片 1

图片 2
私人收藏笔者在《从诺颜乌拉巨冢说起》一文中就上图腰牌饰牦牛纹源于匈奴风格野牦牛纹牌饰有过粗浅的论述,现就其具体年代以及产生的时代背景试做简要的探讨。

  ①1983年冬的调查和发掘资料将另行发表。②《宁夏同心县倒墩子汉代匈奴墓地发掘简报》,《考古》1987年1期。

关于此腰牌饰之年代,首先看一下诺音乌拉巨冢M6(即6号墓葬)。

  1985年秋先后参加发掘工作的有原宁夏回族自治区博物馆钟侃和李进增,同心县文管所马振福、张宏、王俊,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乌恩等同志。田野发掘和整理资料期间,在鉴定人骨、绘图、照相和修整器物方面,得到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潘其风、张孝光、薛玉尧、刘国强及技术室修整组同志的大力支持,谨此志谢。

《从诺颜乌拉巨冢说起》一文中提到M6出土毡毯上描绘有与腰牌饰相同的野牦牛形象,该毡毯为墓葬同期遗物。诺音乌拉M6曾被苏联考古学家、《匈奴文化与诺音乌拉巨冢》作者鲁坚科先生认为是乌珠留单于的墓葬。该墓葬年代笔者在《汉新帝国祥瑞之光——有关浮雕动物纹之马饰篇(五)》一文中已指出为公元3年至公元23年,故此野牦牛纹流行之年代可初步认定在此时间范围左右。图片 3图片 4诺音乌拉M6出土之毡毯上的野牦牛形象
图片源自冬宫博物馆官网和《匈奴文化与诺音乌拉巨冢》已知的官方公开资料中,笔者未曾见过相同工艺特征及母题的牦牛纹腰牌饰,但同类型(“浮雕+动物人物纹+鎏金青铜”)腰牌饰国内外均有一定的收藏与出土,国外包括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俄罗斯冬宫博物馆以及蒙古国青铜器时代匈奴文物博物馆三处,国内包括扎赉诺尔墓群、榆树老河深中层墓葬两处,共计五处,牦牛纹腰牌饰的年代无疑与如上同类型牌饰相当。

  一、墓葬形制

图片 5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品,《欧亚草原东部的游牧艺术》一书将此对牌饰之动物纹命名为“wingerd
horse” 。 图片源自盛世收藏。

  发掘的二十七座墓葬绝大部分为土坑墓。墓口开在耕土层下,一般距地表深20厘米左右,未见文化层堆积。填土为羼料疆石末的黄沙土,无其他包含物。墓坑深浅不一,在0.5-2米之间。单人葬,仰身直肢,上肢放于躯千两侧,头向北,大部分骨架足高头低。成人墓均有木质葬具,木质已朽,留有清晰的板灰痕迹。北端坑壁上大都挖有土龛,内置陶器或漆器。偏洞室墓的墓道底部大都发现有牛、羊的头和蹄骨,个别墓内骨架上还发现羊肢骨。墓葬形制可分为三类。

图片 6俄罗斯冬宫博物馆诸藏品来自于图瓦地区Aimyrlyg(艾米尔雷格)
31号墓地。

  (一)长方形竖穴墓

图片 7图瓦地区艾米尔雷格墓地31-57号墓出土,图片源自冬宫官网,冬宫官网资料中没有记载诸腰饰牌的名称

  共二十座。其中成人墓十三座,墓室底长190-287、宽60-95、深65-198厘米。儿童墓七座,墓室底长98-160、宽33-50、深53-111厘米。成人墓北壁一般留有生土二层台或挖有小龛,多呈梯形或长方形,内置陶器或漆器。龛距墓底78-98、宽40-59、深26-38、高47-68厘米。二层台距墓底55-98、宽25-34厘米。成人墓均有木棺,木质已朽,棺长193-225、宽50-91、高18-48厘米,棺板厚4-6厘米。棺紧靠墓室西壁放置,棺的南、北、东侧填土后形成熟土二层台。大部分骨架保存尚好,个别墓内(如M26)仅有少量随葬品而无人骨。儿童墓均无生土二层台或小龛,除两座(M16、M25)有木质葬具、人骨保存较好外,其余均无木质葬具,人骨多巳腐朽,仅有破碎的头骨或牙齿,个别墓内(如M11)无任何人骨遗留。举例说明如下。

图片 8蒙古国青铜器时代匈奴文物博物馆藏品,
图片源自《culture of bronze artefacts of the bronze age and hunnu
empire》

  M2
墓室底长233、宽98厘米。方向为8°。北壁正中距墓底100厘米处有一小龛,龛宽40、进深38厘米,顶部已被破坏,残高68厘米。龛内置一陶罐。西壁不太规则。墓室西侧置木棺,棺板厚6厘米。棺四周填土后形成宽13-30厘米的熟土二层台。人骨保存尚好,男性,年龄50-55岁。随葬品以生活用具为主,北端龛内及填土中各有一件陶罐,死者颈部发现珠饰六枚,面部有一枚海贝,手端至足部发现五铢钱五十二枚、铜带扣二件、铜环一件、铁环三件、铁凿一件及环首铁刀二件(图二;图版玖,2)。

图片 9蒙古国青铜器时代匈奴文物博物馆藏品
,图片源自《culture of bronze artefacts of the bronze age and hunnu
empire》, 该书中将此对牌饰中动物纹命名为“mythical horse with wings and
horned nose”。

图片 10
图片 11

图片 12扎赉诺尔墓群出土
,图片源自《内蒙古扎赉诺尔古墓群调查记》,文中将如上牌饰自上至下、自左至右命名为“飞马纹铜牌、马纹铜牌、人物纹铜牌”。

  M4
墓室底长234、宽85厘米。方向为9°。北壁不太规则,距墓底98厘米处留有宽25厘米的生土二层台。木棺靠西壁放置,棺板厚约6厘米。棺北侧和东侧填土后形成宽20-27厘米的熟土二层台。人骨保存尚好,女性,年龄40-45岁。随葬品以生活用具为主,墓室北端近墓口的填土中发现陶罐和漆器各二件,漆器已朽,仅存漆皮,形似碗类。墓主两只眼睛和口内各发现一枚海贝,颈部发现石珠十一枚,右肩处发现五珠钱三十九枚,腰部至足端发现铜带饰二件、铜管状饰一件、骨管一件.五铢钱二枚、海贝十三枚及残铁刀一件(图三;图版玖,3)。

图片 13吉林榆树老河深中层墓葬出土
,图片源自《榆树老河深》,该书将图中篮框中牌饰命名为“鎏金神兽铜牌饰”。

图片 14

图片 15吉林榆树老河深中层墓葬出土
,图片依次源自吉林省博物院官网、国家博物馆官网。

  M14
墓室底长235、宽90厘米。方向为6°。北壁正中距墓底117厘米处挖一方形小龛,龛宽40、进深26、高40厘米。木棺靠近西壁放置,棺板厚约5厘米。棺四围填土后形成宽8-30厘米的熟土二层台。人骨保存尚好,女性,年龄约五十岁左右。随葬品比较丰富,北端龛内置一陶罐。人的鼻孔内各有一海贝,颈部有一石圆形饰和石珠十六枚,膝部以下发现铜带饰三件,铜环、铜铃形器、铜扣、铜管状饰和铜泡各一件,五铢钱七枚,砺石一件,残铁刀和残铁器各一件(图四;图版拾,1)。

图片 16如上资料可知,此类腰牌饰的流行年代国内外相关文博机构看法各一,综合年代范围在公元前1世纪至公元2世纪之间,无疑过于宽泛。因扎赉诺尔墓群、蒙古国、大都会博物馆之腰带扣均为采集品,图瓦艾米尔雷格31号墓地相关诸墓葬材料笔者了解到的十分有限,且以上诸腰牌饰之母题纹饰风格、制作工艺均与老河深腰牌饰相同,故其制作及流行年代范围也应与老河深腰牌饰相当,且老河深墓群为官方组织发掘的较完好遗存,就此笔者下文将着重考察老河深墓群中层墓群之M56和M105之年代。

图片 17
图片 18

老河深中层墓群共有129座墓葬,除个别墓葬早期被盗及一部分墓葬有扰动情况外,大多数墓葬发掘前保存完整。出土浮雕动物纹腰饰牌之M56和M105均为保存完好、随葬品丰富且等级较高的大中型墓葬。M56和M105出土之腰牌饰母题除外形不同外均表现了制作工艺和美术风格上的高度一致,应为同期产品。报告发表者认为中层墓葬为西汉末、东汉初的鲜卑人墓葬(目前学术界多认为为夫余人墓葬),即老河深腰牌饰之年代在西汉末、东汉初,笔者认为结合M56、M105之具体出土器物年代判断和腰牌饰纹饰分析,可将老河深腰牌饰和对应墓葬之年代进一步精确。

  M19
墓室长234、宽80厘米。方向14°。北壁西端距墓底82厘米处挖一弧顶小龛,龛宽40、深36、高47厘米。木棺靠近西壁放置,棺板厚约6厘米。棺四围填土后形成宽4-25厘米的熟土二层台。人骨保存较好,男性,年龄约四十岁左右。北端龛内置一陶罐,死者颈部有珠饰八枚,额上有一枚海贝,腰部至足端发现铜带饰三件、五铢钱四枚、海贝四十枚、环首铁刀二件及珠饰一枚。有的铜带饰背面残留皮条,皮条上有穿带饰钮的透孔,表明铜带饰是固定在皮带上的(图五)。

一、
蒙古国诺音乌拉M6出土的铜鍑残边与M56出土的一件高圈足铜鍑风格类似,M6年代为公元3年至公元23年之间,两墓年代应相当。

图片 19

图片 20M56出土之圈足铜鍑
图片源自《榆树老河深》二、M56出有1面七乳七兽纹铜镜,有学者认为此类镜流行于新莽至东汉初,但具体到此镜纹饰简单、呆板,应是此镜式衰落的体现,其年代应晚于新莽,即为东汉初年。

  M16
墓室底长159,宽58厘米。方向为16°。有棺,棺板厚4厘米。骨架保存尚好,系八、九岁的儿童。随葬品极少,仅有梅贝五枚和五铢钱一枚(图六)。

图片 21M56出土之七乳七兽纹铜镜
图片源自《吉林出土铜镜》三、老河深M56和M105腰牌饰动物纹尾部与匈奴马饰之麒麟纹、奔马纹尾部美术风格相似、动物纹动态风格与诺音乌拉M22奔马纹相近,匈奴马饰年代为公元3年至公元23年{具体内容参见:《汉新帝国的祥瑞之光——有关浮雕动物纹之马饰篇(一)》,二者制作年代应相当。

图片 22

综上可知,老河深中层墓葬M56、M105出土腰牌饰之年代应在公元3年至公元23年之间,墓葬年代在公元23年至公元1世纪中期。

  (二)偏洞室墓

老河深腰牌饰之纹饰母题为一“犀头、马身、龙尾状翼兽”,该母题在游牧族群腰牌饰或其他艺术品中至今从未出现过,其周身环绕以山水云气纹,“兽纹+山水云气纹”组合属于典型的汉式祥瑞造型风格,腰牌饰也并非典型的“透雕”风格,结合如上制作年代推断及对应年代史料记载,笔者认为老河深腰牌饰之动物纹应为王莽专政时期“黄支自三万里”所贡“生犀”之神瑞化形象,其产生之背景与匈奴马饰相同,具体内容参见:《汉新帝国祥瑞之光——有关浮雕动物纹之马饰篇(五)》,即为王莽祥瑞思想的物质载体,这一形象的演化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

  共六座。其中成人墓五座、儿童墓一座。由墓道和墓室两部分组成,墓道为长方形竖穴土坑;墓室是由墓道西壁向外掏出的圆角长方形洞室,顶呈弧形。成人墓墓道长192-266、宽65-84、底深123-170厘米,墓室长170-266、宽43-62、底深123-192厘米。儿童墓墓道长110、宽53、底深58厘米,墓室长110、宽28、底深58厘米。有的墓道和墓室之间发现一排小柱洞,外侧还有板灰痕迹,显然是用以封堵墓室的。成人墓洞室内均有木棺,木质己朽,仅存板灰痕迹,长142-200、宽37-53、高18-26厘米,棺板厚4-6厘米。墓道或墓室北壁挖有小龛,龛内置随葬器物。墓道内发现数量不等的牛、羊头和蹄骨。举例说明如下。

1、史料记载阶段,据《汉书.平帝纪》记载,”元始二年(AD
2)春,黄支国献犀牛。”

  M6
墓道长264、宽82、深136厘米。墓室底低于墓道底18厘米,长266、宽61、深154厘米。、方向6°。洞室内置木棺,棺板厚约4厘米。骨架保存较好,女性,年龄约五十岁左右。墓道内发现牛头骨二具和羊头骨十三具,有的牛、羊头前对称摆放两具蹄骨,牛、羊头的吻部均朝北,额顶向上,顺次成行排列。棺北端置一陶罐,死者颈部发现珠饰十枚,腰部及足端发现五铢钱二十一枚、铜带饰和铜铃各一件、海贝二十六枚及残铁器二件(图七,左;图版拾壹,l)。

2、太平之瑞阶段,元始五年(AD
5):“莽既致太平,北化匈奴,东致海外,南怀黄支”,“黄支自三万里贡生犀”,至此黄支国所献犀牛已成为与“周公白雉之瑞”并列的天下怀化之太平瑞象,其瑞化形象很可能形成于此时。

图片 23
图片 24

3、帝王之瑞阶段,新莽建国元年秋(AD9)王莽遣人班《符命》四十二篇于天下以强调其“符应迫著,命不可辞”,“当代汉有天下”,其中“受瑞于黄支”已成为彰显王莽“受命于天”的“德祥之符瑞”,其神瑞化形象至晚此时形成。

  M7
墓道底长240、宽81、深141厘米。墓室底长250、宽62、深151厘米,低于墓道底10厘米。方向13°。洞室内置木棺,棺板厚约4厘米。骨架保存尚好,男性,年龄约十七岁左右。墓道北端置一具牛头和五具羊头,吻部均朝北,牛头前发现两具牛蹄和一具羊蹄。牛头旁发现一件陶罐和一件残陶罐。棺北端置一陶罐。人骨颈部育一枚海贝;盆骨下有海贝十枚和五铢钱二枚;足部发现五铢钱四十六枚,骨牌饰、铁带扣、铁刀及残铁器各一件(图版拾壹,3)。

故可将这一“犀头、马身、龙尾状翼兽”统一命名为神犀瑞兽,简称神犀,此母题腰牌饰更名为“浮雕神犀瑞兽纹鎏金青铜腰牌饰”,简称为神犀纹腰牌饰。陈直先生认为:“传世王莽备器,皆元年(新莽始建国元年,公元9年)所作为多。”老河深腰牌饰墓主为夫余男性贵族,墓葬所处历史地理位置为夫余国范畴,扎赉诺尔、图瓦腰牌饰均为匈奴控制下的土著族群墓葬出土,墓葬历史地理位置均为匈奴势力控制范围,结合史料中五威将“奉《符命》,赍印绶……外及匈奴、西域,徼外蛮夷,”其东出者,至玄菟、乐浪、高句丽、夫余……北出者,至匈奴庭。”
的记载,笔者认为老河深、扎赉诺尔、图瓦、大都会博物馆、蒙古国之神犀纹和其他浮雕动物人物纹腰牌饰很可能为公元9年五威将所出时携带的符瑞赏赐用器之一种,即为王莽“以协瑞祉”命工官统一制作的高等级赏赐用器,其年代可能在公元9年至公元23年。

  M13
墓道底长251、宽80、深154厘米,墓室底长211、宽65、深175厘米。方向5°。洞室内置一木棺,棺板厚约6厘米。墓道和墓室之间有一排小柱洞,共八个。柱洞平面呈圆形或长方形,直径4.5-5厘米。人骨保存尚好,女性,年龄二十三岁左右。墓道西北角有一小龛,距墓道底52厘米,内置一陶罐。墓道北端距底52厘米的填土中,有一具牛头和七具羊头,吻部均朝北,有的头前发现一对蹄骨。死者右耳下发现金耳环一件,颈部发现珠饰十五枚和海贝二枚,手端及盆骨下发现海贝十六枚、五铢钱一枚及铜带饰一件。海贝排列有序,盆骨下有一排,两手端及两股骨间各有三枚,均呈梅花状,推测这些海贝系钉缀在衣服上作为装饰。左膝上有一枚五铢钱。脚端有丰富的随葬器物,包括石牌饰二件,铜泡和铜环各四件,五铢钱七十一枚,海贝六十七枚,环首铁刀一件及珠饰四十二枚。出土时,有些珠饰与透雕铜环串连在一起。五铢钱成串排列成圆形,周围有两排海贝呈方形排列,五铢钱上部发现朽木及红色漆皮,推测五铢钱置于漆盒内(图七,右;周版拾,2-4)。

结合野牦牛纹的流行年代和同类型浮雕动物人物纹腰牌饰的年代分析,可知浮雕野牦牛纹鎏金腰牌饰的年代可能为公元9年至公元23年,即新莽时期始终。

  (三)石椁墓

至于此类牌饰母题中既有王莽创造之神犀祥瑞,亦有草原风格野牦牛、鹿、马母题存在的原因,应与匈奴浮雕动物纹马饰母题之源起相同,即王莽为“北化匈奴”,很可能针对匈奴或其他北方族群的赏赐器物以北族之畜为祥瑞,以示“百蛮率服”、“万国和协”之意。

  一座(M22)。长方形竖穴土坑,方向21°。长89、宽44、深65厘米。沿坑壁四周砌十六块天然砾石,未见木质葬具。死者系婴儿,骨架保存不好,仅存破碎的头骨。随葬品很少,死者颈部有十一枚珠饰和二枚海贝,腰部有一件残透雕铜带饰和一枚五铢钱。

至此,浮雕野牦牛纹鎏金青铜腰牌饰亦可命名为“浮雕野牦牛祥瑞纹鎏金青铜腰牌饰”,简称牦牛祥瑞纹腰牌饰。

  二、随葬器物

小结:1、浮雕动物人物纹鎏金青铜腰牌饰的年代应在新莽时期,即约在公元9年至公元23年。

  出土器物一千五百余件,其中陶器二十件、铜器五十八件、五铢钱六八九枚、铁器三十九件、珠饰三O九枚、海贝三七九枚、金器三件、石器四件、骨器四件、其它六件。现按质地分类介绍如下。

2、浮雕动物人物纹鎏金青铜腰牌饰为王莽“以协瑞祉”命工官统一制作的高等级赏赐用器。

  (一)陶器

另外,已知资料中将神犀瑞兽视为引导拓跋鲜卑南下之鲜卑神兽、将此类浮雕动物人物纹鎏金青铜腰牌饰视为北族作品之论断流布甚广、影响甚大,至此可知至少神犀瑞兽的初始意义绝非鲜卑神兽,此类牌饰也并非北族作品而为中原王朝官制……

  二十件。除两件残破器形不明外,其余十八件保存完整。陶质以泥质灰陶为主,也有少量泥质褐陶和泥质黑陶。均为轮制。纹饰以拍印的绳纹和刻划的弦纹、波折纹为主。有些陶器裂缝两侧有成对的小孔,表明陶器破损后经过加固。器形均为罐,可分六式。

新莽为中国历史上公元后的首个王朝,其国祚仅有短短的十五年,于中国历史长河中,恰如元旦为新旧年之更替,疏忽而过,其对中国后世之影响,是极为深远而忽略太多的。

  Ⅰ式:三件。卷缘圆唇,高领溜肩,深腹,颈肩处饰刻划波折纹或凹弦纹加波折纹。1:1泥质灰陶,颈肩处饰两道凹弦纹,上腹部刻划一道波折纹。口径1.45、高42、最大腹径35、底径18厘米。6:10,泥质黑陶,颈肩处饰两道凹弦纹,上腹部饰一道波折纹。底内凹。口径14.8、高42.2、最大腹径35.2、底径18厘米。18:l,泥质褐陶,颈部饰两道弦纹,肩部也饰两道弦纹,中间为波折纹。口径14.7、高42.3、最大腹径35.5、底径20.5厘来(图八,2、3;图版拾贰,l、2、4)。

参考致谢《汉书》

图片 25
图片 26

《外贝加尔匈奴遗存的年代》

  Ⅱ式:十件。泥质灰陶或泥质褐陶。小口,圆唇,鼓腹,多饰弦纹和绳纹。2:15,泥质灰陶,器形不甚规整,底内凹。颈肩处饰两道凹弦纹,以下饰交错绳纹及指印纹。口径13.2、高33.6、最大腹径31.2、底径14.4厘米。4:1,泥质褐陶,平底。肩饰多道弦纹,弦纹间饰绳纹,腹饰一道锥刺纹,肩部以下饰交错绳纹。口径8.8、高34.4、最大腹径30.4、底径12厘米。5:1,泥质灰陶,底微内凹。上腹部饰数道弦纹加绳纹。口径12.4、高36、最大腹径35.2、底径20厘米。19:1,泥质灰陶,底内凹。上腹部饰七道弦纹,颈以下饰有交错绳纹。口径12.8、高33.2、最大腹径33.2、底径12.6厘米(图八,l.8-10;图版拾叁,2-5)。

《欧亚草原东部的游牧艺术》

图片 27

《culture of bronze artefacts of the bronze age and hunnu empire》

  Ⅲ式:二件。泥质灰陶,折缘方唇,鼓腹平底。10:13,上腹部饰二道弦纹,颈部饰有模糊的绳纹,下腹部有数道凸棱。口径12.8、高约25、最大腹径23、底径13.6厘米。26:1,素面。口径12、高26、最大腹径21.2、底径8厘米(图八,5图版拾叁,1、6)。

《榆树老河深》

  Ⅳ式:一件(2:1)。泥质褐陶,侈缘圆唇,腹斜直,深腹平底。饰弦纹加交错绳纹。口径13.2、高44、最大腹径30.4、底径15厘米(图八,7;图版拾贰,6)。

《匈奴文化与诺音乌拉巨冢》

  V式:一件(4:2)。泥质灰陶,卷缘圆唇,圆腹平底,腹部有多道凸棱,下腹饰绳纹。口径12、高23.6、最大腹径21.2、底径4.8厘米(图八,4;图版拾贰,3)。

《汉墓出土禽兽纹带镜初步研究》

  Ⅵ式:一件(7:1)。泥质黑陶,卷缘圆唇,大口圆腹,底内凹。下腹饰交错绳纹,腹部有六个用以加固裂痕的小孔。口径21.6、高36.8、最大腹径41.6、底径16厘米(图八,6;图版拾贰,5)。

《吉林出土铜镜》

  (二)铜器

俄罗斯冬宫博物馆官网

  七四七件。器形有带饰、环、管状饰、(钅尊)、刀、铃、扣、带扣、扣形饰、泡及五铢钱等。

中国国家博物馆官网

  带饰 二十一件,分三式。

吉林省博物院官网

  Ⅰ式:
十七件。呈长方形,透雕或浮雕各种动物图案。l:4,透雕双龙纹,边框饰柳叶形花纹,双龙间有兽头及圆形、菱形纹饰。出土时附着在残皮带上,皮带上有二个小孔,并与另一带饰相连。长10.2、宽5.9厘米(图九,10;图版拾陆,4)。l:9,透雕伫立状双驼纹,边框饰柳叶形花纹,驼头上方饰两个兽头。长9.8、宽4.9厘米(图九,5;图版拾陆,1)。4:13、4:16,两件相同,中间为长方形浅凹槽,两侧各透雕一着甲佩剑武士,上下各透雕两只伏卧状鸭,边框为紊面。长10.7、宽5.75厘米(图九,11;图版拾肆,2)。5:9、5:11,两件相同,均鎏金,浮雕两个伏卧状马,后半个躯体向上翻转,马身配一兽头,边框饰麦穗纹。背面有三个桥形钮,有的钮内穿有残皮条。残长7.3、宽5.6厘米(图九,7;图版拾伍,4;图版拾柒,5)。6:5,透雕双马互斗图案,边框饰柳叶形和竹节状纹饰。长12.9、宽5.7厘米(图九,6;图版拾柒,3)。11:4,浮雕三个涡形图案,周边饰麦穗纹,一端有圆形透孔,背面有两个环形钮。长5.6、宽3.3厘米(图九,1;图版拾柒,4)。13:7,透雕虎食羊图案,边框饰柳叶形花纹,一端有凸钮。长11.3、宽5.1厘米(图九,8;图版拾柒,2)。14:3,浮雕伏卧状绵羊图案,羊后半个躯体向上翻转,边框饰麦穗纹,一端有圆形透孔。背面有两个环形钮,表面有清晰的布纹痕迹。长9.6、宽4.5厘米(图九,12;图版拾伍,1、2)。14:11、14:12,两件相同,均鎏金,透雕龟龙(双龟一龙)相斗图案,边框饰麦穗纹。长9、宽5厘米(图九,9;图版拾肆,1)。19:9、19:10,两件相同,均鎏金,浮雕两个伏卧状马图案,马后半个躯体向上翻转,周边饰麦穗纹,背面有两个桥形钮。其中19:10的背面有残皮带,其上有穿钮的透孔。长10.6、宽5.3厘米(图九,13;图版拾伍,3、5;图版贰拾,12)。19:13,透雕双羚羊(?)图案,羚羊相向伏卧,双尾纠结,边框饰麦穗纹。长7.6、宽3.9厘米。透孔内穿有残皮条(图九,2;图版拾柒,1)。22:l,残断,透雕伫立状双驼图案,边框有一凹槽。残长5.7、宽4.9厘米(图九,3)。23:1,透雕伏卧状骆驼图案,边框无纹饰,一端有椭圆形孔,孔侧有一小凸钮。长11.3、宽5.7厘米(图九,4;图版拾陆,2)。

本文已经获得作者授权乐艺会发布,图文由作者提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图片 28

责任编辑:

  Ⅱ式:
二件。呈马蹄形,透雕动物肢体、牛头及龙头图案。1:3,长8.9、宽4.9-6.1厘米;l:8,长8.4、宽4.5-5.7厘米(图一O,8;图版拾柒,6)。

图片 29
图片 30
图片 31
图片 32
图片 33

  Ⅲ式:
二件。呈刀把形,透雕动物或人物车马图案。10:33,一侧为驾牲双轮车,车上有一犬,车后有一骑马武士,一手执剑,另一手抓住战俘头发,一犬扑向战俘。边框饰柳叶形图案。长10.7、宽4.7-6.8厘米(图一O,6;图版拾陆,3)。10:14,透雕伏卧状马图案,没有边框。长10.3、宽4.3-5.4厘米(图一O,7)。

  环 十三件,分四式。

  Ⅰ式:
五件。呈扁圆形,环周有九个或十个柳叶形透孔。13:11,外径7、内径3.5厘米(图一O,2;图版拾捌,6)。15:4,外径5.9、内径3.2厘米,表面遗有布纹痕迹(图一O,1;图版拾捌,1)。

图片 34

  Ⅱ式:
六件。呈圆形,大小不等,外径2-5.2、内径1.5-3.1厘米。2:13,外径2.4、内径1.6厘米;10:6,外径3.5厘米;15:6,外径5.2、内径3.1厘米(图一O,3、5;图版拾捌,2、3)。

  Ⅲ式:
一件。(13:20)。用直径0.7厘米的铜丝扭成,两端呈尖状,不衔接。外径2.5、内径1.8厘米。

  Ⅳ式:
一件。(21:7)。用直径0.8厘米的铜丝扭成,两端交错成环形。外径3,内径2.2厘米(图一O,4)。

  管状饰 四件,分三式。

  Ⅰ式:
二件。中间鼓,两端圆筒状。4:18,长3.6、两端径0.8厘米(图一一,15;图版拾捌,7)。14:9,长3.1、两端径0.7厘米。

图片 35

  Ⅱ式:
一件(10:7)。中间有三个鼓肚,其余部分为圆管状,饰数道凸弦纹。长8.8、径1.5厘米(图一一,17;图版拾捌,8)。

  Ⅲ式:
一件(23:2)。圆管状,一端有一小孔,通体饰多道凸棱。管内残留铁芯。长4.3、径0.7-0.73厘米(图一一,16)。

  鐏一件(18:10)。圆筒形,一端开口,中间有一道凸棱,銎内遗有朽木。长6.2、口径2、另一端径1.8厘米(图一一,2;图版拾捌,5)。

  刀
一件(10:5)。环首,宽柄,弧背,柄与刃衔接处有凸齿。柄饰锯齿纹和圆点纹。通长20、刃长11厘米(图一一,1;图版拾玖,l)。

图片 36

  铃 四件,分二式。

  Ⅰ式:
二件。环形钮,菱形口,下缘饰两道弦纹。铃身镂孔,不见铃舌。1:6,高4.1、口长3.5厘米;10:15,高3厘米(图一一,8、12;图版拾捌,9)。

  Ⅱ式:
二件。环形钮,椭圆形口,两面饰菱形纹和小乳钉纹,舌已残。10:9,高,5.3厘米;6:4,高3.6厘米(图一一,9、13;图版拾捌,10、11)。

  铃形器
一件(14:10)。素面,圆形口,径3.3厘来。上端有圆形透孔,通高4厘米(图一一,6;图版拾玖,2)。

  扣
一件(l4:9)。圆形,素面,径1.6厘米。背面有两个环形钮,通高1.4厘米(图一一,7;图版拾捌,4)。

  带扣 二件,分二式。

  Ⅰ式:
一件(2:6)。椭圆形,中间有一活动长舌,两侧各有一半圆形透孔。最大径4.7、最小径4.3、舌长2.9厘米(图一一,14;图版拾玖,8)。

  Ⅱ式:
一件(2:14)。圆角长方形,两端有透孔,中间有一活动长舌。长2.6、宽2-2.2、舌长2.1厘米(图一一,11;图版拾玖,3)。

  扣形饰
一件(5:13)。平面呈长方形,镂孔,四角和中间有圆形凸钮,其间有直线相交纹。长3.15、宽2.9厘米(图一一,10;图版拾玖,7)。

  泡 九件,分三式。

  Ⅰ式:
六件。圆形,素面,背有钮,径2.2-2.5厘米不等。21:9,径2.4厘米(图一一,3)。

  Ⅱ式:
二件。圆形,表面饰一周长方形凸纹,背有钮。9:1,饰十四个凸纹。径2.4厘米(图一一,5;图版贰拾,1)。14:5,饰十个凸纹。径2.3厘米。

图片 37

  Ⅲ式:
一件(13:21)。呈舟形,素面,背有二钮。长2.5、最宽处1.3厘米(图一一,4)。

  五株钱 六八九枚,分三式。

  Ⅰ式:
十枚。五字交叉两笔斜直,铢字的金字头作三角形,朱字头方折(图一二,1、2)。

图片 38

  Ⅱ式:
三三O枚。铢字与I式同。五字瘦长,交叉两笔稍曲。有记号钱,主要是穿上横廓和穿下半星(图一二,3-7)。

  Ⅲ式:
三四九枚。铢字与I式同。五字短粗,交叉两笔弯曲较甚,也有穿上横廓和穿下半星两种记号钱(图一二,8-12)。

  各式五铢钱列表于下:

图片 39

  (三)铁器

  三十九件。除十一件锈蚀严重器形不明外,有斧、刀、锥、凿、环、带扣及耳杯等。

  斧
一件(18:14)。长方形銎,刃部稍成弧形。銎内遗有朽木。长6.5、宽6厘米(图一三,l;图版拾玖,4)。

图片 40

  刀
十五件。大都锈蚀残断,有的器形勉强可辨。保存完整的有五件,均为环首刀,单面刃,长短不一。2:10,通长15厘米。18:15,保存较好,残留木鞘痕迹,鞘首镶嵌石珠。通长19.2厘米(图一三,4)。19:11,长22.8厘米。21:3,长18.8厘米。26:2,长19.2厘米(图版拾玖,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