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伍老兵诉苦

原标题:罗援少将:政府关爱老兵,老兵更需相信政府!

联合接访单位领导代表:1、国家信访总局倪调研员;2、总参谋部兵源局吴局长;3、总政治部信访局李处长;4、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办公室姜主任;5、民政部优抚司程处长;6、中央政法委。
参加座谈会的退役老兵代表有:秦守智(武汉)、董兴国(荆门)、刘兴耀(湖南)、胡代锦(河南)、李金潮(陕西)等人在会上发了言。
秦守智主讲了三个方面的问题:一是“两参”(参战参试)退役老兵的诉求;二是汇报了各地贯彻落实中央八部委中发(2007)9号文件和国办函(2011)79号文件执行情况;三是就“两参”退役老兵现实情况,向中央及有关部门提出了具体要求和建议。
补充发言的董兴国就“两参”退役老兵政治地位向中央提出了意见。他说:这些老战士受党和国家的征召时,党和国家都庄严承诺“祖国不会忘记、人民不会忘记”,但现在,对他们的荣誉地位漠不关心。我们国家领导人可以到国外为支援过我们国家的老兵授勋发证,却不能为自己祖国英勇战斗的军人给予正当名份;我们的领导人可以为援外因地震殉职的工程技术人员凭吊,并封为英雄,却对长眠于邻邦的大批援越、援老烈士无动于衷;共产党政权可以为国民党抗日远征军发证书给予特殊优抚,却不能为自己的“远征军”同样的政策。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为侵略战争的亡灵“拜鬼”招魂,我们的领导人为什么连自己的英雄烈士都不祭吊呢?
第三个发言的是胡代锦,第四个发言的是李金潮,第五个发言的是刘兴耀。
在听取老兵代表的意见和诉求后,各部委领导分别对一些疑问作了回答,透露了一些我们值得期待的信息。
(一)民政部程处长回答了两个问题1、关于生活补贴变“荣誉金”的问题。
程处长讲:过去制定政策,一直沿袭“扶贫”的思维,定位在“救济困难”。由于受时间和年代的限制,这种定位与社会经济发展明显滞后,造成了许多问题,有关荣誉性的褒奖政策,我们做了许多工作。新的顶层设计方案民政部已向国务院提交了报告。大家集中来北京反映意见,有利于对该项工作的推进。对“两参”退役老兵更适合更有利的政策正在进行中。但民政部的方案要中央批准,何时出台政策,民政部无法预测,需要大家耐心等待和理解。2、关于给“两参”退役老兵发“光荣牌”的问题。民政部程处长作出了答复并承担责任,他说:下发该文是在去年年底,时间仓促没做出具体规定,致使执行落实不尽人意,没有把好事做好。
(二)总参谋部吴局长答复的六个问题
1、关于“参战”人员待遇问题:吴局长说,(吴曾是老山对越自卫还击战的一名营长,现大校军衔)国家早期出台的“参战”人员优抚政策考虑不周全,是有缺陷的。作为亲自主持并参与文件制定的经历者,2007年建军80周年制定的文件中所说的“部分”,本意是指相对全国退役军人而言所有的参战参试退役老兵,即中央八部委9号文件中列1954年以后14次执行作战任务参战的全部老兵都应该享受补贴优抚。在今后新的政策方案中,除了原先明确14次执行作战任务的人员为参战人员,又核定660次战斗参与者为参战人员,不是后来指“家在农村和城市无工作且生活困难的”,对于执行文件的缺陷与不足,希望大家从中国的国情和年代背景去理解。虽然文件由总参主持制定,但具体落实由民政部执行。民政部沿袭习惯表述,对“部分”再限定,造成了后来“参战”人员优抚待遇不能全受益的问题。2、关于“参战”的界定问题:吴局长说:a、凡是中央军委下达的作战命令且进入战区范围执行任务的部队;b、由中央军委下达命令跨出国门的部队;c、云南省委认可的参战人员,含支前民兵,都属于参战人员。3、关于优抚对象排序原则的问题:吴局长说:其排序为:a、烈士;b、参战人员;c、伤残军人;d、普通复退军人。4、关于老兵上访影响问题:吴局长表示,大家反映意见,对促进好的政策制定有推动作用。5、关于地方政府阻扰拦截老兵上访和打压老兵的行为问题:吴局长表示坚决反对,对于这种行为,只要实名实事举报,落实一起,严厉查处一起。6、关于成立全国性参战老兵或复退军人组织的问题:吴局长说,从1998、1999年以来,“两会”代表多次就此提出提案,这类组织,属民政部审批,你们申请,民政部批不批,由他们按法律和有关规定处理(注:民政部对中国退役军人协会的申请报告,已经做出了具体办理程序和指导回复)。
(三)总政治部李上校态度明确表示,参战老兵反映的问题实质上是军人的荣誉地位没有得到很好的体现,这个问题不仅参战老兵有意见,就是现役军人也不是解决得很好,如今招兵难就是一个现实证明,老兵们反映的具体问题我们都要反馈给领导。
(四)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姜主任态度,他对有些文件执行落实不到位做出解释,他说,文件所涉及的时间跨度大,在登记上有遗漏,基层工作不细与疏忽造成的,对于正常范围的要求,凡不落实的要追责,各部委也要加大到地方督查的力度,对于大家反映的意见,无论合理或不合理的,我们都要向上级汇报。
(五)一个小插曲
2014年2月26日下午4时,五位援越抗美老兵冒着阴冷小雨,在受到严格安检与严控的氛围中,来到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前怀念战友,他们怀着对牺牲战友无限的深情与思念,坚定、沉着、肃穆而庄严地站在纪念碑前,手持“中国军人多壮志,援越抗美谱青史,国家领导访越南,切莫忘记祭烈士”的条幅举行怀念战友的特别仪式。二、全国统一了“两参”退役老兵的八项诉求1、重新全面认定参战人员的身份,印发参战部队序列及参战军人名录:以县(旗)为单位建立健全参战军人档案,并建立长效管理机制。给所有参战军人颁发国家级“勋章”、“战争(战役)纪念章”、“参战荣誉证书”,对参战退役人员家庭挂上全国统一的《光荣之家》牌匾;改对部分参战人员计发的“参战生活补贴”为所有为共和国的参战人员都能享受的“参战荣誉金”。2、建造中国军人公墓,迁回境外烈士(牺牲在韩国的烈士已荣耀回国了,牺牲在朝鲜、越南、老挝的烈士也应尽快安排回国),并对以往烈属给予统一补偿。3、制定确保参战人员养老金高于当地社会平均工资水平的法规,体现参战退役人员养老金高于同地同职级的两个档次;对退役在农村和城镇无业而未享有职工养老金的参战退役军人,统一优先办理城镇职工养老保险,除按当兵一年抵一年上缴外,另按参战时间长短、立功受奖等级、因战致残等级给予优惠。4、颁发参战人员特殊优待证(注明安置就业、医疗、住房、养老等优待优抚细则,特别是对于免费门诊、免费住院和享受民发(2011)192号文件中规定的各项待遇)。5、对出国参战人员,按出国参战时间,一次性补发出国经济补贴。6、营造“为国当兵光荣,为国参战更光荣、出国参战特别光荣”的社会氛围,建立“八一”、“国庆”、“老年节”、“春节”对所有参战退役军人全面慰问的长效机制,并列入重点慰问对象范围,积极帮助解决他们的实际困难,让他们感受到社会对他们的特别尊重。7、从中央到地方各级人民代表,政协委员要给参战退役老兵这一群体分配适当代表名额,他们也有向祖国人民倾吐心声、参与议论国事的权力和机会。8、大力宣传解放后历次作战功绩,弘扬抗美援朝、援越抗美、援老抗美及历次自卫反击战精神及英雄功臣事迹,对全国人民特别是青少年进行近距离的鲜活的爱国主义、国际主义及革命英雄主义教育。希望国家尽快制定全国统一的参战军人义务和权益相衡的《参战军人权益法》,保障所有为共和国而流血牺牲的参战人员的合法权益,或在制定《军人权益法》、《军人地位法》时突出参战军人的特殊政治地位与特别优待内容和条款。以上诉求,已向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中央军委提交,强烈要求尽快启动褒奖参战军人政策的出台。战友们!这次700余名参战退役老兵联合赴京上访请愿,向国家有关部门反映了意见,提出了要求,受到了国家层面与以往不同的特别接待,或得了一些信息,也算有所收益。特别是这些为国家舍生忘死的老战士们,能够如此大面积克服困难,冲破阻扰,聚集到北京发出声音表明态度,表现出不可忽视的精神与力量,也体现我们这些经受过战争考验的老战士自信与自尊、自强与自豪!我们寄希望于国家兑现征召我们上战场时的承诺,切不能自甘麻木。为了我们血汗付出的荣誉价值,在公正的政策出台以前,我们还要相互搀扶,相互鼓励,拼着老命,继续努力,用我们在战场上“人在阵地在”的决心与意志,去争取早就应该给予我们的东西!

最近,看到退役军人事务部官方网站转发的一封来自曾经的上访老兵发出的《致广大信访朋友的公开信》,很感动!从内心里由衷地称赞他一句“真军人。纯爷们”!

图片 1

我之所以为他点赞,是因为他的坦诚与忠诚。他不是没有困难,他也有憋屈,也有委屈,但他想通了,以大局为重,宁肯自己个人和小家受一些委屈,也要为国家分担一些困难。

与其把时间花在上访的路上,不如把时间放在创业的机会上。我们当兵的初心是什么?就是报效祖国。

军人是一个特殊的职业,它是一个职业,而不是一个行业,军人不是用来赚钱的,军人就意味着奉献。命都可以豁出去,还在乎什么?死都不怕,还怕一些困难吗?

图片 2

《公开信》讲得好,与那些为国捐躯的战友们相比,我们起码还活着,还有改善生活环境的机会;与那些老红军、老八路、老新四军和老志愿军的将士们相比,特别是与那些返乡的老兵们相比,他们的功劳比我们更大,但他们的生活水平、生活质量未必在我们之上,然而他们都任劳任怨、无怨无悔。

其实,党中央在各个时期对退役军人都有一些优抚政策,对此老兵们是心存感恩的。现在的问题是:

图片 3

第一,一个时期有一个时期的政策,一个地区有一个地区的政策,不能完全脱离实际做一些纵向和横向的比较,人比人气死人。

第二,政府给予退役军人、英模和军烈属的补贴、奖金,只是对军人贡献的褒奖,远远解决不了军人家庭不断增长的物质和文化的需求,补贴可以救急,但不能救贫,吃补贴是不可能富裕的,想要幸福还是要靠奋斗。

第三,政府的政策是好的,但有些地方把“好经”给念歪了。比如,有些地方占用退役军人的招工、招聘指标;有的地方以地方“小法”抵制中央大法;有些地方对中央的政策熟视无睹。

凡此种种,加剧了部分退役军人的不满和困难。但退役军人中有许多共产党员、共青团员、战斗骨干,大家要有全局观念,国家现在还处于发展阶段,处处需要钱,除了退役军人,还有下岗职工,还有扶贫对象,我们军人要体谅国家的难处,只有让国家发展起来,才能“大河有水小河淌”。

图片 4

现在,一些西方国家正在卡我们的脖子,我们全民族都应该同仇敌忾,共度难关。千万不要被一些敌对势力所利用。大家不妨到网上去看一看,一些敌对分子正在利用“老兵上访事件”,抹黑我们的政府,挑拨离间军人与党和政府的关系,攻击“中国政府没有人权”。

他们公然在网络上散布“一旦战争来临,我们不为你们去打仗,你们是你们,我们是我们,我们不为你们去上战场”。甚至公然叫嚣“我们宁肯当美国、日本的亡国奴,也不当共产党的炮灰”。这不是严重的颠覆政府罪吗?我们广大的退役军人们能容忍这样的言论吗?我们必须擦亮眼睛,绝对不能被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所利用、所蛊惑。

有些人质疑,你罗援说这些话是“站着说话不嫌腰杆疼”。不对,我即便站着说话也嫌腰杆疼。战友们有困难,遭到不公,我也很心疼,感同身受。

图片 5

要知道一旦参军成为战友,这就是一个特殊的群体。它不同于一般的“同事”,“同事”是共同干事,可聚可散,战友是在一个锅里吃饭,在一个通铺上睡觉,在一起摸爬滚打,在一个战壕里战斗,你可以为我去挡子弹,我也可以为你去挡子弹,这是一个以命相托的生命共同体。

所以,战友之间应该互相帮助,互相扶持。因此,我尽我所能为我们军人鼓与呼,作为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我一共递交了25个提案,其中大部分是涉军提案,比如:

图片 6

《尽快制定军人地位及福利待遇法》、《尽快制定退役军人安置法》、《尽快制定维护革命领袖和革命英雄名誉法》、《建议设立中华民族英烈纪念日》、《建议在游行的行列中增加一个老兵方队》、《建议隆重纪念抗美援朝战争胜利周年》、《建议设立军人公墓》、《促请韩国政府归葬滞留在韩国的志愿军烈士遗骸》、《建议给予独生子女军人家庭特殊补助》、《建议设立退役军人委员会》(联署)……

这些提案有些被采纳了,有些还在办理过程中。遗憾的是我担任政协委员的时间太短,只有一任5年,有些提案还没有来得及提交,相信新的政协委员们能够继续为我们的国防与军人鼓与呼。

但是,我这里强调的是“但是”,我们的相关部门也要高度重视退役军人们的苦衷与期盼。

他们不容易,他们当中确实有一些人陷入了生活困境,沦为弱势群体;有一些人蒙受了冤屈,投诉无门;有一些人没有享受到应有的政策,心存不平。帮帮他们吧,这些问题解决起来并不难。

图片 7

首先,弱势老兵群体应该列入“精准扶贫”对象,不能让每一个老兵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其次,退役军人事务部应该设立“律师事务局”,为退役军人们提供法律援助。另外,各级督察组、巡视组应该将退役军人的安置以及政策落实情况列入考核内容。

图片 8

还有朋友建议,应该设立退役军人勋章。在勋章里嵌入芯片,把退役军人事务部搜集到的一些大数据输入。比如,军龄、身份证号、户籍、住址、住房、政治面貌、参战参加核试验的情况、立功受奖的情况、伤残伤病情况、基本生活状况、低保的情况等等。

退役军人平时佩戴这枚勋章,既是一种荣耀,又减少了携带退役军人纸质证件的不便,还能识别真假“老兵”。更重要的是,通过对勋章承载的信息识别,可以对不同类型的退役军人提供交通、医疗、福利方面的便利。

总之,退役军人政策是否能够落到实处,“存乎一心”。只要心里有“兵”,“兵”当作自己的亲人,把“兵的事”当作自己的家事来办,解决起来就不难。

图片 9

比如,原陆军第十一军当年派出一些连队到云南某地担负挖铀矿的任务,按国家规定,应该给参加此项任务的人员一些补贴,但四五年过去了杳无音讯,军队信访部门说,已经把材料递交给民政部门了。

图片 10

民政部门说,这事归退役军人事务部管。

退役军人事务部说,只要军队认可,民政部拨钱,我们就可以解决。

来回踢皮球。

图片 11

但是,战士们真的等不起了(上图为十一军当年参加铀矿开采的战友合影)!他们当中的许多人因为当时挖铀矿防护不善,现在得了绝症,他们老了、病了、一些人过早地离开了我们,每每听到这些消息我就会落泪。

我们这些办案的同志们啊,如果这些人是你们的家人,你们还能这么推皮球吗?这件事解决起来就这么难吗?你们三方,再加上当地政府开一个联席会议不就解决问题了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