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于向警予的轶事有哪些 相关于她的评价有哪些

轶事典故

向警予,原名向俊贤,1895年生于湖南溆浦县商会会长之家。她是中国共产党创始人及早期领导人之一,女权主义领袖,无产阶级革命家、妇女解放运动领导人之一。在有迹可循的史料里,她是中国共产党唯一的女创始人。

女国民会

图片 1

“为花季少女解开裹脚布,为广大妇女争取参政权,为底层娼妓寻求独立人格,谁说我辈不女权?”——向警予

旧社会的清道夫

民国13年(1904年)10月,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电邀孙中山北上“共商国事”,11月17日,孙中山应冯玉祥邀请,接受中共的“国民会议”主张。孙中山号召召开各实业团体、商会、工会、农会、学生会等九个团体的代表参加的国民会议的预备会,但没有包括妇女团体。此事件一出,立即一石激起千层浪,妇女界要求参政权的运动开始如火如荼地进行。同月,中共中央发表声明,号召在全国发起一个召集国民会议的运动。为了促使妇女团体参加国民会议,1924年12月21日向警予主持的上海女权运动委员会等21个妇女团体成立“上海女界国民会议促进会”,发表宣言明确提出国民会议应有妇女团体参加,一切公私法律凡有碍于女权发展者应一律废除,另订男女平权及特别助进女权发展之宪法与法律。她还在《妇女周报》上发表了《国民议会与妇女》一文,文中写道:“本会的目的在促成国民会议,和参加妇女独立的团体于国民会议。”“妇女与男子不过性的区别,而其国民身份则无二致。”透过此话,可以想象发声者是以一种怎样高昂的姿态,为其所代表的广大妇女争取权益。

1916年6月,向警予从长沙周南女校毕业,立誓“教育救国”回到家乡溆浦,接替其兄担任县立女校校长。向警予告诫学生“要做个新国民”,实行男女合校,引进新教材,提倡新风尚。她亲自为女学生解开裹脚布,陪同她们回家并做通其家长的思想工作。自此,学校面貌焕然一新。

图片 2

1918年4月,毛泽东、蔡和森等在长沙创立新民学会,立志“改造中国与世界”。决意追求真理的向警予毅然北上,“吾辈当求真心得,做真事业”。第二年,向警予加入新民学会,成为最早的女会员,经常与毛泽东等讨论救国之路。她与蔡畅组织了湖南女子赴法勤工俭学会,成为湖南女界勤工俭学运动的首创者。她还创办了《女界钟》,提倡妇女解放,为女权疾呼。

1925年3月1日,中国共产党和国民党左派为反对段祺瑞的善后会议,在北京召开国民会议促成会全国代表大会。上海女界国民会议促成会派刘清杨、钟复光、李剑秋出席大会。3月19日,国民会议促成会全国代表大会女界代表团,针对段祺瑞政府的《国民代表会议组织条例草案》中关于选举与被选举权仅限于25岁以上男子的规定发通电,声明:“此等蔑视女子人格,剥夺女权的条例,吾妇女界誓不承认其有效。”上海女界国民会议促成会也为此召开会议,作出决议:一方面致电段祺瑞政府,表示如果国民会议不许妇女团体代表参加,则二万万女国民不承认国民会议。另一方面致电在北京参加促成会全国代表大会的代表刘清杨和钟复光,让她们联合各地妇女代表竭力抗议,请愿修正。同时还电告各地女界国民会议促成会、各妇女团体、各女校,希望共同起来反对善后会议制定的男女不平等条例。

图片 3

1925年3月21日(一说22日),上海女界国民会议促成会为力争修改条例,在四川路中央大会堂召开上海女国民大会,由40余团体的200多人参加,大会主席向警予在报告中指出,妇女要一个肩膀担负力争女权的重担,一个肩膀担负力争民权的重担。大会还发出二则通电:一则致孙中山与国民党中央委员会,请求为女界力争权利;一则致段祺瑞政府与“善后会议”,要求修正条例草案等。

向警予和丈夫蔡和森

在全国各界妇女群起抗争的压力下,国民会议专门委员会特别审查会把第14条“凡中华民国男子满二十五岁以上”中的“男子”二字改为“国民”,但是,最后在善后会议议定的国民代表会议条例第14条中,照旧为“男子”二字。为此,上海市国民党妇女部于4
月24日发表告全国妇女书和宣言。告妇女书中说:“特权阶级和一切保守反动的旧势力一日存在,妇女运动即一日不能抬头。”宣言指出:“如果从事女权运动的姊妹不能协同一般人民,将特权阶级和一切保守反动的旧势力根本推翻,妇女运动的目的将永无达到之一日。”“我们应不犹豫地参加国民革命战线,协同一般人民推翻特权阶级和一切保守反动旧势力。”

1919年12月,向警予同蔡和森、蔡畅等30多人赴法勤工俭学,在法国“猛看猛译”马克思主义。她和蔡和森对马克思主义的共同信念,催生了浪漫的革命爱情。1920年5月,向警予、蔡和森在蒙达尔纪结为革命伴侣。婚礼上,他们朗诵恋爱时互赠的诗歌(结成诗集《向蔡同盟》),而结婚照则是两人并肩同捧一本打开的《资本论》……毛泽东为他们点赞:“我听得‘向蔡同盟’的事,为之一喜。”

由于政权掌握在北洋军阀手中,国民会议运动没有什么具体结果,轰轰烈烈的女界国民会议促成会也由此受到挫折。

图片 4

图片 5

1920年,向警予等勤工俭学生

向蔡同盟

在法国蒙达尔纪女校

向警予与蔡和森的结合曾被称作“向蔡同盟”。

短短两年的赴法勤工俭学,向警予从一名民主主义者成长为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1922年初,向警予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7月,向警予在中共二大上当选为第一位女中央委员。之后,她先后出席了党的“二大”至“五大”,当选为党的“二大”“三大”“四大”中央委员,并连续担任中央妇女部部长。

向警予与蔡和森的结合是志同道合、自由恋爱的结晶。1913年秋,蔡和森以优异成绩考入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在一师,他和毛泽东、萧子升三人品学兼优,志趣相投,都是杨昌济最得意的学生,人称“湘江三友”。1918年4月,他们共同组织的“新民学会”,是中国共产党早期胚胎之一。1916年春,同样是杨昌济最得意的学生向警予从周南女校毕业后,冲破男尊女卑的传统观念,回到家乡担任溆浦女校校长,走上了妇女解放和教育救国的道路。她在学校要求女生放脚,亲自为她们解开裹脚布,并一个个地陪其回家向父母作动员,在当地开女子解放之风气。1918年底,向警予为联系湖南女子赴法勤工俭学之事到达北京,第一次见到了在湖南学生界中享有盛名的蔡和森。不久,向警予也加入了“新民学会”。她与蔡和森的交往因此逐渐增多,但并未产生爱慕之情。1919年底,蔡和森、向警予、蔡畅等五十多人乘坐“盎特莱蓬”号法国邮轮从上海启航前往法国。在35天的航程中,向蔡两人经常一起观看日出,讨论学习和政治问题。在谈到个人婚姻问题时,他们都强烈地反对旧式婚姻,主张大胆追求新式爱情和理想的完美结合。当邮轮停靠在终点站法国马塞港时,“向上同盟”扬帆启航了。

中国共产党唯一的女创始人

图片 6

向警予“巾帼不让须眉”,身先士卒领导中国最早的无产阶级妇女运动,并为之指明方向,“中国的妇女运动要以中下层的劳动妇女为基础”“要和国民革命相结合”。她起草了《妇女运动决议案》等许多重要指导文件,发表了《中国最近妇女运动》等大量论述妇女解放运动的文章,创办了40多家女工夜校,培养了大批妇女工作干部,在妇女解放运动史上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耐人寻味的是,在此之前,向蔡两人都曾立下终生不婚的誓言。1918年,“湘江三友”一起来到岳麓山爱晚亭谈古论今。当谈到个人婚姻问题时,毛泽东首先提议为寻求救国真理,甘愿终生不娶。对此倡议,蔡和森、萧子升深以为然。岂料时间才过去一年,蔡和森便率先食言。向警予在担任周南女校校长期间,一些工作得到了当地一位名叫周则范的军官的支持。出乎意料的是,周则范竟然要求漂亮文雅的向警予做他的二房夫人。向警予的父亲虽是位富商,但慑于周的权势,只得同意。可是,早已接受女权解放新思想的向警予则坚决反对。她只身冲进周家,发誓“终生不嫁,以身许国”。为避免周的再次纠缠,向警予干脆离开溆浦老家,前往长沙,住在同学蔡畅的家里。

图片 7

到达法国蒙达尼城后,1920年5月,二人在蒙达尼结合。仪式热烈而简朴,几十名中国留学生为这一对志同道合的新人送上了温馨的祝福。向蔡分别朗诵了两人在恋爱过程中互赠的诗歌,庆礼达到了高潮。不久,二人将这些诗作结集出版,题目为《向上同盟》,分别赠送给亲朋好友。萧子升在看完诗集后幽默地对他们说:“你们两位都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深深地祝福你们,并献给你们四个字——‘向下同盟’。这是你们书的名称,我只不过改换了一个字而已。”远在东半球的毛泽东收到诗集后,“为之一喜”,表示“我们正好奉蔡做首领”。1920年冬,毛泽东和杨开慧也走向了婚姻的殿堂。
“他们的结婚照片上,一对马克思主义的虔诚信徒并肩坐在草坪上,共同捧着一本打开的《资本论》。这种寓情寓义的完美结合的结婚照片,恐怕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还有他们写给亲友的信件中也能反映出这种理想的问题。

▲1924年12月21日,向警予在上海女界国民会议促成会成立大会上发表演说

图片 8

1927年,向警予从莫斯科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学习回国,前往武汉从事宣传工作。这一年,蒋介石、汪精卫反革命集团公然背叛革命,向共产党人疯狂地举起屠刀。白色恐怖笼罩下的武汉,人心惶惶。向警予却拒绝撤离,“武汉三镇是我党重要的据点,许多重要负责同志牺牲了,我一离开,就是说我党在武汉失败了,这是对敌人的示弱,我决不能离开!”同年10月,她担任中共湖北省委党报《大江报》主笔,撰文激励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与敌不屈不挠地斗争。

结合后,向警予给父母寄了一张印有一对十分可爱的小孩的明信片。她针对明信片上的小孩,借题发挥,写道:“和森是九儿(向警予在家排行第九,小名‘九儿’)的真正所爱的人,志趣没有一点不同的。这画片上的两小也合他与我的意。我同他是一千九百廿年产生的新人,又可叫做廿世纪的小孩子。”蔡和森在给毛泽东的信中也说:“我与警予有一种恋爱上的结合。”“向蔡同盟”正是具有了健康向上、率真独特和丰富多彩的内涵,才平添了其无穷的魅力。

图片 9

向蔡情变

▲1927年,向警予路经长沙时与家人合影

向警予与蔡和森的结合曾被称作“向上同盟/向蔡同盟”,由于生活习惯不合等原因,1926年,向警予与蔡和森在莫斯科分手。生活“同盟”虽已不再,革命理想同盟却犹在。得知向警予牺牲,蔡和森悲痛不已,撰文悼念“我的妻”:“伟大的警予,英勇的警予,你没有死,你永远没有死。你不是和森个人的爱人,你是中国无产阶级永远的爱人!”

图片 10

二人的恋情发生在向蔡同盟的第六年,亦即1925年。“向蔡同盟”就感情方面而言,理想浪漫的成分居多,但结合后则是实实在在的过日子。作为职业革命家的蔡和森,他当之无愧。但作为人父人夫的蔡和森,则并未尽到责任。蔡妮、蔡博出生不久就被送回老家,由祖母抚养。这样,蔡向间就缺乏通过孩子而带来的交流和欢乐。他们夫妇都忘我地工作,谁都不愿意为家庭多作点牺牲。向警予不善理家务,蔡和森无固定收入,以致于家庭有时发生断炊之事。为解决他家的生活困难,李大钊曾多次给胡适写信,说“和森很穷,专待此(蔡的《俄国社会革命史》一书的稿酬)以为糊口”。所以,向蔡的结合虽然是崇高的,但总让人感到缺少点什么。

壮烈牺牲

图片 11

图片 12

向警予原本是一位活泼多情的女子,崇尚妇女解放和个性自由。但结合后的她还是受到旧式礼教的一些束缚,处处压抑自己,不苟言笑,也反对工作和生活中其他人的谈情说笑,少妇老成。同事们送她“老祖母”的绰号。处于从封建专制社会向近代民主社会转型时期的向警予,她本身就是趋新和守旧、开放和封闭的矛盾统一体。结合后她对蔡和森的感情不变,但对他拖沓和不注意卫生的生活习惯比较反感。另外,“向蔡同盟”的经典故事也使她感到很大的压力,她必须尽量地显得庄重。

▲向警予壮烈就义画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