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唐四杰中,为什么杨炯曾自我评价说“吾愧在卢前,耻居王后”?

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唐朝的故事,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

问:初唐四杰中,为什么杨炯曾自我评价说“吾愧在卢前,耻居王后”?

公元618年,唐朝开国。

图片 1

一年后,619年,骆宾王出生。又十余年后,卢照邻出生。又十多年后,650年左右,王勃和杨炯同年出生。

吾愧在卢前,耻居王后!初唐四杰之一的杨炯这句,可是突然来了一句大转弯,让人猝不及防,这是怎么回事呢?其实,还是人品两个字。

此四人,是初唐诗坛最亮的四颗星。但他们的命运,却比没有星光的夜,还要黯淡。

初唐四杰: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宾王,这四个人可是非常有名的,在盛唐之前,就以这四个人的才华诗赋作为当时流行的大众文化。而关于排序的问题,更是亘古有之,古人把顺序看得很重,杨炯才有了这句“吾愧在卢前,耻居王后”。具体是怎么回事呢,小雪给大家伙娓娓道来。

闻一多说,“初唐四杰”都年少而才高,官小而名大,行为都相当浪漫,遭遇尤其悲惨——因为行为浪漫,所以受尽了人间的唾骂,因为遭遇悲惨,所以也赢得了不少的同情。

吾愧在卢前,杨炯先用这句话来说自己的地位,这是一种谦卑的自称

在古代,人们对自己的排名地位都非常的在意,杨炯排在初唐四杰的第二,文学地位是很高的。

我们知道,卢照邻和杨炯的年龄差,大约有20几岁,也就是说,在杨炯功成名就的时候,卢照邻已经是他的楷模了,因此,他说这句话,纯粹是一种自谦,既尊重了前辈,也说明自己的成就。

如果你对卢照邻不怎么了解,那我说个他的作品,你一定知道,那就是“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羡仙”。

而后一句在金庸的武侠小说中,被引为经典,流传千古。

卢照邻在他的后面,这让他感觉不礼貌,毕竟老幼有序,遵循礼法,是最恰当的,所以,杨炯认为这句并不贴切。

到693年左右,当四人中的杨炯最后一个离世的时候,唐朝的国运一直处于上升期,治世、盛世呼声不断。

耻居王后,这句话就很有意思了,短短4个字,却道出了杨炯对初唐四杰排序的不满,更重要的原因,是王勃的品德有瑕疵,不能让杨炯认服

杨炯和王勃都可以说是神童一般的存在,他们相同的学识,让杨炯对王勃并不感冒,一个不服一个。

明代丁仪对杨炯的评价很高,他说“(炯)所为诗雄奇奔放,文质兼备,虽未逮卢之古雅、骆之蕴藉,以较子安,实为胜之。”

英雄惺惺相惜,而杨炯对王勃却嗤之以鼻,为什么呢?

据史书记载,王勃虽然在文学造诣上有所建树,但是他的品德却不太好。

第一件事,是王勃在沛王府任职时,私下看到沛王和英王两人斗鸡,他不加以劝止,反而给沛王加油,因此写下了一篇长词,名叫《檄英王鸡文》,这件事被别有用心之人听到以后,立马报告给了皇帝,皇帝龙颜大怒,把王勃赶出了京城。

第二件事就比较严重了,他在后来担任参军期间,杀死了一个自己私藏的官奴,后来,因为这件事王勃的地位一落千丈。

所以,古代文人骚客看中的是品德,品学才能兼优,在我们现代社会中,恰恰缺少这么一种性格,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长大后才会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文/小雪历史微鉴,古事新说,快意江湖!欢迎大家留言讨论,喜欢的点点关注。

可是,帝国的狂飙,并未开启个人的幸运之门。

“初唐四杰”熠熠生辉,为大唐盛世的文化盛宴开了一个好头!按理说文学不分高低,但是他们之间确有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宾王的排名。

据《新唐书》记载,有一次杨炯说了这么一句话“吾愧在卢前、耻居王后”,意思就是说,我觉得自己的排名不应该排在卢照邻的前面,但是更耻辱的是我竟然排在了王勃的后面!

那些天纵之才,一个个活成了天妒英才。

为什么同为“初唐四杰”的杨炯就这么看不起王勃呢?

杨炯的实际年龄和王勃一样,同龄人最容易较劲!杨炯和王勃都是650年所生的,可是说两个人是实实在在的同龄人,而两个人也都是前面成名,然而,事实证明,王勃的声明和才气明显在杨炯之上,所以,杨炯当然不服,当然要较劲,而卢照邻出生于636年,杨炯就拿一个大他们十几岁的大哥作比较,来以此证明自己并不比王勃差!!!王勃人生中确有致命的污点――杀人!其实杨炯在说这句“吾愧在卢前,耻于王后”后面还有一句,谓者然,也就是说,杨炯这样的观点,是有人赞同的?为什么,因为当年王勃名满天下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一个姓曹的官奴犯了事,王勃把他收留在了自己家,结果被发现了,王勃怕事情败露,连累到自己,就杀了这个人,结果可想而知,才子王勃当了阶下囚,虽然没用因为此事而死,但却成了他死亡的间接因素和人生污点,杨炯说自己耻于一个杀人犯之后,也没有毛病!嫉妒的心理,杨炯自然想当第一――这句话重点在后半句!我们知道,一个《滕王阁序》就足以掩盖掉杨炯所有的光芒,可想而知,王勃的才情要高出杨炯不少,而作为天才,谁愿意甘于人后呢?所以嫉妒心理产生了作用,不比才学,而比起了其他的东西。杨炯和王勃相比,自然没有“杀人犯”的罪名,所以当然可以“耻于王后”了。

无论我们怎么解读,王勃的“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是足以掩盖掉整个杨炯本人的名句,这样就够了!

我是xiaoZ弹史,翻看滚滚烟尘,知晓横趣点点。欢迎【关注】我,一起寻找历史中的真我!

题目所述原文出自《新唐书·文艺传.上》:

勃与杨炯、卢照邻、骆宾王皆以文章齐名,天下称“王、杨、卢、骆”,号“四杰”。炯尝曰:“吾愧在卢前,耻居王后。”议者谓然。

初唐时,王勃、杨炯、卢照邻和骆宾王四人均以擅诗文见称,特别是在改变齐梁“宫体”浮靡诗风上,都作出了很大贡献。被合称为“初唐四杰”,排名上则为“王、杨、卢、骆”。

事实上,四人的文风各有所长,难分伯仲。而王勃之所以排名居前,除凭《滕王阁序》中的“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外。诗中也常有出彩之语,如《秋日别王长史》中的:“野色笼寒雾,山光敛暮烟”。《送杜少府之任蜀州》的“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故此一排名在当时还是获得广泛认同的,筱静也认为比较公正。

扬炯之所以有:“吾愧在卢前,耻居王后。”并且获得议者认同。这大多不单指诗文,而是涉及到王勃的为人处世,特别是其被判死刑一事。

王勃少年时曾从长安著名医生曹元学医,熟医理,著有《黄帝八十一难经序》。咸亨二年,王勃从蜀地返长安,他听说其朋友凌季友任虢州司法,便向其求助:“闻虢州多药草,求补参军。”(《旧唐书·王勃传》)

在凌季友的帮助下,王勃也如愿任职虢州参军,但在任职其间,一个叫曹达的官奴犯了罪。出于私交,王勃便将曹达匿藏起来。但事后又怕走漏风声,会连累自己,便对曹达作出了杀人灭口之事,也因此被判了死罪,幸遇大赦,改为三年徒刑。而他的父亲也受牵连被贬至交阯(今越南)。

杨炯的为人则性情耿直,恃才倨傲,对官场伪善作派常有讥讽,因此,不满王勃为官所为,也合其性情。此话根源多出于此,因为“耻居王后”的“耻”字下笔极重,显然已超出了以文论文的范围。而“愧在卢前”则应是正常的自谦之语。

初唐四杰为“王勃,杨炯,卢照邻和骆宾王”。虽说是唐朝诗词成就最高的非李白和杜甫莫属,但是若不是有初唐四杰奠定了唐朝诗词最为基本的基调,估计也不会有后人评价“诗词在唐朝就已经全部被写完了”。

但是这初唐四杰之间的感情似乎并不如李白和杜甫这对万年交的感情深厚,对于初唐四杰的排名,杨炯是极其不服气的,甚至公开自我评价“吾愧在卢前,耻居王后”。

若说王勃和、杨炯和卢照邻,这三人的诗词成就那是不相上下的,但是杨炯却对自己的排名位列王勃之后,感到极其不满,这只能说明在杨炯看来,王勃的人品是不如他的,而且卢照邻的人品是值得他去尊敬,甚至是生平是需要他同情的。

王勃诗词造诣可以说是开创了唐朝诗词的先河,“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和“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这两句脍炙人口、磅礴大气的诗词被无数后人唏嘘感叹。但是王勃所做之事,貌似与磅礴大气的诗歌不搭。

王勃在沛王府任职之时,沛王因为少年心性,荒废学业,与英王斗鸡。但是王勃不仅没有起到规劝督促之职,而且还充当了拉拉队为其喝彩,甚至写下《檄英王鸡文》为其助兴。当时正是多事之秋,王勃如此明显的战队,自然是让帝王不满。所以一篇文章,王勃也失去了职位,被贬远离京城。

远离京城之后,王勃收留了前来投奔的官奴。王勃原先本是好意,想要借此替人避过一劫。但是王勃在朝廷彻查之时,为了不惹祸上身,竟然暗杀了这名官奴。自然而然,因为这件事情王勃的政治生涯彻底被断送,虽说自己被贬谪不少,但最被自己连累的还是父亲。在王勃被贬谪之后,路过滕王阁写出流传后世的《滕王阁序》便落水去世。

王勃和杨炯皆是少年成名,杨炯对于王勃的诗词也是极为推崇。但是就单单王勃做得这两件事情,就使得杨炯小看了王勃,而“耻于王后”。

而杨炯自认为“愧于卢前”,一来是因为卢照邻是属于长者,需要有尊敬之情意。而二来,就是卢照邻的生平让杨炯很是同情。

“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羡仙”这可谓是最被大众熟知的名句,但是就是写下这么一句名诗的人,一生却过得不如诗歌所写。

卢照邻的文采堪比司马相如,但是卢照邻出身名门却被家族连累,下狱差点致死,之后又手足残废,不得已放弃仕途生活。而为了不连累家人朋友,独自寻了一块山地,替自己备了一口棺椁,等着死亡的降降临。

所以,相比于卢照邻的遭遇,杨炯自然认为自己的遭遇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卢照邻在遭遇病痛折磨过程中,仍然有令他望洋兴叹的诗歌流传,故而称自己“愧于卢前”。

不过这都是杨炯本人的看法,其实在后世看来,这四人仕途皆是坎坷,诗词却是磅礴大气,不染于尘埃,排名难分前后。

其实,所谓的初唐四杰,皆是妄人。范文澜先生的《中国通史》,对于这四厮,有过精彩的点评,如果读过此书的友朋,当知此一公案。我喜欢将历史打散了,与现实关照,当然,这种关照,有喜者,也有喷者,实是胃口原因,众口难调,这是实情,没法众口一词。更何况,众口一词,就好吗?未必。之前与之后,我想,还会有思想统一论出来,这,似乎是人类的天性,没法根本性解决。

那么,就来解决初唐四杰的问题吧。其实,杨,王,卢,骆这四个文人,皆有文人相轻的老毛病。杨所谓的愧于卢前,是自得之语,耻于王后,是其真实的想法。从文学与文字的成就来看,王的水平,远高于杨炯,一篇《藤王阁》,这不是杨所能接招的。很显然,王在平时的诗歌练习中,是很走心的,否则,“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千古名对,不是当堂就可以玩出来的。灵感不是挤奶牛,说有就有,没那么熟女。就凭这一对,其它三个兄弟伙,就根本没法接招。

杨炯亦有名句,我喜欢的,“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因为,这一句,实是我自已的写照,所以,过眼后,犹有印象。卢照邻也有,我只说我喜欢的,“寂寂寥寥扬子居,年年岁岁一床书。独有南山桂花发,飞来飞去袭人裾。”,有意境,有看头。骆宾王,当然也有,“楼观沧海日,门对浙江潮。”,据说是骆的句子,不过,又藏身于宋之问的诗中,令人莫名得很。

好了,我自说我的,初唐四杰的名气,不可能因我这般胡说一通,就能声名直下的,放心,我没那火力。老实说,除开他们的人品,四杰是文体转型期的关键人物,所以,老杜也不敢怠慢,这,才是真正的诗圣,一代宗师的风范,尽在其中了。

关于杨炯和王勃,有一个流传久远的小八卦。传说杨炯听说时人给“初唐四杰”排名“王杨卢骆”时,很是不爽,公开表示“吾愧在卢前,耻居王后”,这一段被载入了新旧《唐书》。

.

但个人感觉,这个小八卦若真有其事,要不就是有特定场景,后人传下来的部分存在断章取义之嫌,要不就是有人存心挑拨二人关系。

.

因为王勃和杨炯应该是四杰中关系最好的两位,王勃曾评价杨炯:“杨学士天璞自然,地灵无对。二十八宿,禀太微之一星;六十四爻,受乾坤之两卦。论其器宇,沧海添江汉之波;序其文章,玄圃积烟霞之气。”

.

(杨炯学士如同天生璞玉,质朴自然,又如同地里的灵草,独一无二。若以天上的二十八星宿作比,他就是拱卫帝星的太微星。如果以易经六十四卦作比,他就是代表天地的乾坤二卦。他的器量,如同海纳百川。他的文章,如同仙境里的烟霞之气。)

.

这个评价不可谓不高,感情不可谓不真挚。更何况,王勃去世后,他的文集是由杨炯编撰并写的序,其中对王勃的评价极高,杨炯不大会说出“耻居王后”之类的话。

.

好事之人给四杰排名,应该是很晚的事,当时王勃早就去世了,对已经过世的朋友,杨炯无论如何也不至于还争这一口闲气。因而,这八卦的可信性实在不算高。

勃与杨炯、卢照邻、骆宾王皆以文章齐名,天下称“王、杨、卢、骆”,号“四杰”。炯尝曰:“吾愧在卢前,耻居王后。”议者谓然。——《新唐书·文艺传.上》

图片 2

王勃的问题

王勃此人,谁都没见过。但很多人肯定都学过他的惊世大作《滕王阁序》,我直到现在还能倒背如流。用“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形容一点都不为过。然而可能才子一般都比较恃才傲物,在待人接物上不太注意,属于智商很高,情商很低的那类。

历史上记载这么一件事,当初官奴曹达犯罪,跑来求王勃,王勃收留了他,但事情败露,他又把曹达给杀了以保自己。

所以,很多人就议论说王勃的人品不行。

初唐四杰中,命途多舛是标配,但仔细一想,卢照邻的人生绝对是最悲苦的。

杨炯的性格

杨炯的为人是那种性情耿直,恃才倨傲型的,对官场伪善作派常有讥讽。所以,讥讽王勃也说的在情在理。本着前人为大大道理,我们不好评价这个。“愧在卢前”则肯定是杨炯的自谦之词了,他比卢照邻年纪略小,跟卢哥的关系也还不错,本身杨炯的情商也还挺高的,自然说出这样的话也就不足为奇了。

我的回答还可以吗?欢迎点赞或评论,最希望多多关注@飞上青云
,一个努力搞文化创作的90后工科男!

我是文开石,我有好答案。

对于这类的问题,我总有种万金油的回答,一是“文人的事较什么真”二是“文无第一”。

这次我给些个人看法。

卢照邻出身范阳卢氏,常为自己是“衣冕之族”而感到自豪,但就像出身弘农杨氏的杨炯一样,他们只是豪门望族里,被遗忘和冷落的支系。

初唐四杰,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宾王。

这哥四个凑到一块论,其实说的不是他们的诗文,而是他们骈文和赋的水平而言。

例如超级有名的《滕王阁序》就是一篇骈文。

杜甫老大诗里是这么排名的,王杨卢骆。

王杨卢骆当时体,轻薄为文哂未休。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感觉一半是认同这个排名,一半是为了顺应平仄押韵。

出身可以给予他们更多的家风熏陶,却不能给予他们更多东西。

什么说法排名都有,其实可以看作承认他们四个的文采成绩,但没有什么权威排名,因为本来就不是比赛。

张说(667年-731年)给的排名骆宾王、卢照邻、王勃、杨炯。

《旧唐书》给的排名杨炯、王勃、卢照邻、骆宾王。

卢照邻是凭才华当上了邓王府的典签一职。邓王李元裕是唐高祖李渊的第十七子,曾在王府中公开说,西汉梁孝王有司马相如这样的大才子做幕僚,而卢照邻就是我的司马相如。

都是天才,唐诗体系在他们手中诞生。

这哥几个成名都极早。

骆宾王生七岁即能诗,被称为“神童”。

杨炯年十岁即应童子举,翌年待制弘文馆。

王勃十六岁时,被太常伯刘祥道称为神童而表荐于上,对策高第,拜为朝散郎。

卢照邻二十岁即为邓王府典签,“王府书记,一以委之。王有书十二车,照邻总披览,略能记忆”

天生英才,仕途又都不是太顺。难免剩下点傲气。

但纵有邓王的欣赏,满腹才学的卢照邻仍然不满于现状。他有一股建功立业的冲劲,却始终找不到安放的位置。

能排进去就算幸运了,还要啥自行车?还要啥一二三。

中国人喜欢评个四六八十的,可惜因为都是双数,少了一个人,完全有资格一起排个“初唐五杰”。

可惜流传的作品太少,但是就凭一首,不比那四个低。

《登幽州台歌》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陈子昂!

唐代是被称为盛产诗人的伟大时代,鲁迅先生就曾说:好诗差不多被唐人作完了。”

在初唐时期就有四位杰出人物,他们是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宾王。

而列第二的杨炯却自我评价:吾愧在卢前,耻居王后”。意思是说自己排在卢照邻前面不大合适,心里愧疚。但把我放在王勃后面,我是不屑于他的,他不配。

杨炯这么说,自有他的道理,古人不光拼才华,也论人品。那么下面跟着有书君来看看初唐四杰的才华人品,杨炯为什么要用一个“耻”字来洗白自己。

唐代初期的诗歌题材比较狭窄,追求文字表面的华丽,等到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宾王四位诗人出现后,诗的内容才开始从台阁写到关山大漠,境界开始空阔起来。

初唐四杰把唐诗引领向一个新的境界,他们的排序历代记载不一,如今来看,这个次序是唐朝人依据四人的诗文造诣来站队的。

一:王勃

王勃很有天赋,是个神童,六岁就能写诗文了。年少气盛,胆识不凡,十四岁时给当时的宰相写了篇议论时政的文章,宰相识才,给了个七品的芝麻官。

王勃开始了他的仕途鸿运,从此平步青云。成也文章,败也文章,因为为两位王子斗鸡助兴写了篇文章让唐高宗不满,被革了官。

到了二十岁,王勃再次步入仕途,担任参军。又因性格与人不合,恃才傲物,得罪了人被陷害,犯了杀害官奴的罪,死罪一条。

偏命不该绝,遇上皇室大赦,捡回一条命。但王勃的父亲却被此事所累,被流放到偏远的地方去了。

王勃的千古名篇巜滕王阁序》就是在其去看望父亲的途中,路过滕王阁即兴所做。可惜做完此文第二年,王勃就失足落水而亡,天妒英才,只活了二十七岁。

如文中所说:“三尺微命,一介书生。”一语成谶。却也仅凭一句“落霞与孤鹭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便让人过目难忘,名列初唐四杰之首。

“海内存知已,天涯若比邻”是王勃《送杜少府之任蜀州》的名句,这首诗是古代送别诗中的经典。

王勃的五言古诗和七言绝句中金句频出,存诗很多,他的诗文歌赋皆有佳作传世,不能一一胜举。

二:杨炯

杨炯的命运也好不到哪去,虽也博学多才,一路考到皇帝眼皮子底下,但唐代诗人大都是供皇帝和统治者御用的工具,俗话说伴君如伴虎,一不留神写的诗文就惹怒龙颜,杨炯也难逃被贬的命,四十多岁就卒于任上了。

杨炯才华横溢,最擅长写散文,工于诗,特别是边塞诗写得气势轩昂,豪放不羁。其中巜从军行》是杨炯的上乘之作:“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已成千古金句。

他有一首《梅花落》的五言古诗深得后人青睐:“影随朝日远,香逐便风来。”

“匈奴今未灭,画地取封候”是杨炯另一首五言巜紫骝马》中的名句。

自古文人相轻,杨炯也是才高八斗,论诗论文自认不相上下,论人品杨炯认为王勃有命案在身,诗写得再好,人品差劲。不算正人君子,没有资格排第一。所以用一“耻”字表示自己心有不服。

三:卢照邻

卢照邻擅工诗歌骈文,其中以歌行体最为突出。其中有一句“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羡仙”被后人誉为经典中的经典。

卢照邻也因作诗触怒龙颜被捕入狱,出狱后因身体虚弱感染风疾,隐居长安的太白山深处拜神医孙思邈为师,研究方子除病。自己动手炼丹中毒,双脚萎缩,一只手也废了,后来又感染了可怕的麻风病。病痛折磨生无可恋,自掘坟墓,投水自杀。

卢照邻用文字记录下了自己身染沉疴,无药可医的悲惨状况,令人不忍复述。却也给后人留下了烩炙人口的不朽诗文。读到他的“相思在万里,明月正孤悬”,“常恐秋风早,飘零君不知”有心碎之感。

卢照邻的那首巜长安古意》长诗被誉为诗歌版的巜清明上河图》,全诗以磅礴之势展开长安的全方位画卷,风景人情,市井百态尽在其中。

卢照邻的凄惨身世令杨炯也于心不忍,惭愧自己排在卢照邻前面。杨炯虽对王勃的人品抱有成见,但他对卢照邻却又是怀着强烈的同情心的,其实杨诗人也是个性情中人。

四:骆宾王

初唐四杰中排末位的骆宾王有巜骆宾王文集》遗世,他的文采斐然,四杰中数他诗作最多。

他有一首咏鹅诗三岁娃都会背: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据说这首诗是骆宾王七岁时所作。非常了得了,也是位小神童出身。

骆宾王还有一首五言绝句也是耳熟能详,成为初唐五言绝句的代表作:“此地别燕丹,壮士发冲冠。昔时人已没,今日水犹寒。”

骆宾王在四杰中也是经历最曲折的一位,他一度反对武则天,上书触怒了武则天直接被下了大狱,后来放出来直接写檄文讨伐武则天。最后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跟着徐敬业起兵反唐了。徐兵败后,骆宾王下落不明,一说被乱军所杀,一说遁入了空门。

但在今江苏高邮湖东岸的堤下,有一骆宾王庙,不知是不是他曾隐居的地方。

骆宾王满怀报国之情却又报国无门,一生沉浮郁郁不得志。命运多舛,以诗言志,情感深厚。读他的边塞诗和巜萤火赋》便能感同深受。

初唐四杰中,王杨卢骆四人都命运不济,但他们用才华为初唐文学史抹上了浓重的一笔。把唐文学从风花水月的狭小之境引领到了辽阔深远的山河万里。

四人写诗词歌赋各有特色,或以气势见长,或工于格律,或音调铿锵。清藻与雄厚并存。王杨卢骆都是初唐文学史上的杰出人物。

有书君认为:初唐四杰其实是平分秋色,不分伯仲的。至于杨炯说:“吾愧在卢前,耻于王后”,也不过说说而已,杨炯也曾赞过王勃才华过人是天资聪颖,天生具备的(“悬然天得,自符昔训”)。文人相惜相轻自古就有,大家都不必太较真,你还什么想法呢,欢迎评论。

有书君语:对此问题你有什么不同的见解呢?欢迎在下方留言评论,别忘给有书君点个赞哦~关注有书君,私信回复句子,有书君送你一句特别的话

问题:初唐四杰中,为什么杨炯曾自我评价说“吾愧在卢前,耻居王后”?


他眼中的帝都长安,尽是王侯贵戚的骄奢淫逸和权力倾轧。在传世名作《长安古意》中,他对长安的名利场进行了渲染铺陈,末了,他写道:

前言

关于杨炯的这段话出自于《旧唐书·杨炯传》:

炯与王勃、卢照邻、骆宾王以文词齐名,海内称为王杨卢骆,亦号为’四杰’。炯闻之,谓人曰:’吾愧在卢前,耻居王后。’当时议者,亦以为然。”

根据史书记载,不仅杨炯自己这样认为,当时看热闹的人,也赞同杨炯。为什么有这么多人认可呢?

节物风光不相待,桑田碧海须臾改。

一、宰相的背书

旧唐书是后晋人所作,新、旧《唐书》和《资治通鉴》里的某些史实,取材于《朝野佥载》﹑《隋唐嘉话》等书
,其中元和年间就成书的唐朝刘肃《大唐新语》记载:

张说谓人曰:杨盈川文思如悬河注水,酌之不竭,既优于卢,亦不减王,‘耻居王后’信然,‘愧在卢前’,谦也”。

当时的宰相张说:杨炯这个人很有才,不但比卢照邻强,而且一点也不比王勃差,他自己说‘愧在卢前’,实在是谦虚呀。

看来张说的意思是,杨炯应该是初唐四杰的第一位。

昔时金阶白玉堂,即今惟见青松在。

二、杨炯有别于其他三人的原因

张说认为杨炯第一,原因并没有说的太清楚,“悬河注水,酌之不竭”,未必其他三人做不到。关于这四个人的区别,明朝人许学夷《诗源辩体》中说到了他的认识:

五言自汉魏流至陈、隋,日益趋下,至武德、贞观,尚沿其流,永徽以后,王、杨、卢、骆则承其流而渐进矣。四子才力既大,风气复还,故虽律体未成,绮靡未革,时中多雄伟之语,唐人之气象风格始见。……

然析而论之,王与卢、骆绮靡者尚多,杨篇什虽寡,而绮靡者少,短篇则尽成律矣。

炯尝曰:“吾愧在卢前,耻居王后。”他日,崔融与张说评勃等曰:“勃文章宏放,非常人所及,炯、照邻可以企之。”说曰:“不然,盈川文如悬河,酌之不竭,优于卢而不减王。耻居后,信然;愧在前,谦也。”意炯当时必多长篇大什,而零落至此,惜哉!

1、雄伟之语多,绮靡之语少

许学夷《诗源辩体》讲了《诗经》到明代诗歌各个时期的特征。
他评价五言诗到了初唐四杰时期,,一改颓势,虽然格律未规范,但是常有“雄伟之语”,开始看到“唐人之气象
”。

但是,四个人是有区别的,王勃、卢照邻、骆宾王的“绮靡者”还是比较多,而杨炯的作品虽然少,但是雄伟之语最多,绮靡的作品(绮靡者)最少。

这是大家认为杨炯比较出色的原因之一。

2、短篇尽成律

还有一个评价是:短篇则尽成律矣。

人许学夷说,初唐时“故虽律体未成”,但是杨炯“短篇则尽成律矣。”格律诗在初唐渐渐定型,首先是五律的定型比较早。

其实五言律诗在南北朝后期就有标准的作品出现,但是依然不太规范的五律(失黏、失对等)多一些。

而杨炯的五律相对标准得多,例如:

《刘生》押【真】韵 平起仄收

卿家本六郡,年长入三秦。白璧酬知己,黄金谢主人。剑锋生赤电,马足起红尘。日暮歌钟发,喧喧动四邻。

《骢马》 押先韵  仄起平收

骢马铁连钱,长安侠少年。帝畿平若水,官路直如弦。夜玉妆车轴,秋金铸马鞭。风霜但自保,穷达任皇天。

《折杨柳》 押删韵  仄起仄收

边地遥无极,征人去不还。秋容凋翠羽,别泪损红颜。望断流星驿,心驰明月关。藁砧何处在?杨柳自堪攀。

《从军行 》  押庚韵  平起平收

烽火照西京,心中自不平。牙璋辞凤阙,铁骑绕龙城。雪暗凋旗画,风多杂鼓声。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

从杨炯五律可以看出,他注意避免初唐人经常犯的诗病:失黏,除了这四首 ,
杨炯其他五言律几乎都符合格律诗的四个要求:黏连、平仄、对仗、押韵。

杨炯除了格律形式上的完善,
内容上也突破了齐梁”宫体”诗风,他的《战城南》、《从军行》、《出塞》、《紫骝马》等,表现了为国建功立业的战斗精神与理想

寂寂寥寥扬子居,年年岁岁一床书。

三、勃等虽有才名,而浮躁浅露

唐代刘肃的《大唐新语》还记录了这么一个故事:

裴行俭,少聪敏多艺,立功边陲,克凶丑。及为吏部侍郎,赏拔苏味道、王勮,曰:“二公后当相次掌钧衡之任。”勮,勃之兄也。

时李敬玄盛称王勃、杨炯等四人,以示行俭,曰:“士之致远,先器识而后文艺也。勃等虽有才名,而浮躁浅露,岂享爵禄者,杨稍似沉静,应至令长,并鲜克令终。”卒如其言。

宰相张说的《赠太尉裴公神道碑》一文中也说:

(裴行俭)评曰:“炯虽有才名,不过令长,其馀华而不实,鲜克令终。

当年的吏部侍郎裴行俭非常善于看人,唐高宗朝宰相李敬玄非常看好初唐四杰。但是裴行俭说王勃”虽有文才,而浮躁浅露,岂享爵禄之器耶!“果如其言。

王勃被召为沛王府修撰,没想到不务正业做了一篇《檄英王鸡文》
,结果惹怒了唐高宗。沛王李贤当时只有13岁,皇帝认为王勃变相鼓励王子们玩物丧志,还会导致诸王之间产生矛盾,所以把王勃赶出王府。

后来王勃又因杀了官奴曹达,导致父亲王福畤因此被贬为交趾令。王勃探望他父亲落水而死,果然如裴行俭所言:鲜克令终。

对于初唐四杰,裴行俭最看好的也是杨炯:“杨稍似沉静”。不过对于杨的仕途,他并没有太高的期望:“应至令长”。后来杨炯被选任盈川(今浙江衢县附近)令,
并且在任上去世。裴行俭真是个算命先生。

独有南山桂花发,飞来飞去袭人裾。

结束语

关于杨炯和王勃的比较,明代诗评大家胡应麟在《诗薮·内编》中说:

盈川近体,虽神俊输王,而整肃浑雄。究其体裁,实为正始………

意思是,杨炯的近体诗(格律诗),从体裁上看,是真正唐朝格律诗的开端。

以前读到杨炯《从军行》的时候,老街依韵作过一首五律为习作,请诗友们指正

何方芦管声,回首望神京。瀚海无昏旦,沙场半死生。凭风归雁去,吹角暮云平。白发将军在,匈奴莫近城。

@老街味道

初唐诗坛,风神初振。四个初出茅庐的青年一改前朝宫体诗的浮艳靡丽,用清新刚健的诗风扫荡了初唐诗坛,他们就是被称为”初唐四杰”的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宾王。他们以才子齐名出现在文坛,怀着变革文风的自觉意识,反对纤巧绮靡,提倡刚健骨气。

四人并列,定要排个次序,四杰的名次历来有多种排序,宋之问在《祭杜学士审言文》中第一提出”复有王杨卢骆”,这是最早的排序,《旧唐书·杨炯传》也采用这个排序,但是杨炯本人对这个名次并不满意,他不服气的说”愧在卢前,耻居王后”。意思就是,我为排在卢照邻前而感到羞愧,但我以在王勃之后为耻。这句话相当直率,一方面表示了对卢照邻的尊重与敬仰,另一方面表示出对王勃的轻蔑。很多人只看字面意思,理解为杨炯不认可王勃的创作才气。其实不然,杨炯曾为王勃作《王勃集序》,给予王勃”每有一文,海内惊瞻”的极高评价,他对王勃的轻蔑,来自于对于王勃人品的不认可。

一切庸俗的任情纵欲,毫无底线的倚仗权势,终究会在时间的碾压下烟消云散,声名俱灭。只有汉代大文豪扬雄的故居,还有终南山的桂花,虽然寂寥,备受冷落,但它们留了下来。

瞬息与永恒的命题,在他这里有了答案。

离开邓王府后,卢照邻命运急转直下。不久,因“横事被拘”,飞来横祸,下狱。幸有友人救助,才得以出狱。

随后,被贬到益州新都。虽然内心无比郁闷,卢照邻仍旧坚守他认为最重要的东西,比如“天真本性”“浩然之气”。

蜀中老人见卢照邻腹有诗书气自华,问他为什么“不怀诗书以邀名”?卢照邻回答说:“岂恶荣而好辱哉?盖不失其天真也……虽吾道之穷矣,夫何妨乎浩然?”

在写给益州官员的诗中,卢照邻把自己比作北方来的一只鸟,但这只鸟特立独行,从不同流合污,从不苟同世俗:

不息恶木枝,不饮盗泉水。

常思稻粱遇,愿栖梧桐树。

智者不我邀,愚夫余不顾。

所以成独立,耿耿岁云暮。

但是,命运之箭,从未放过这只独立的鸟,这个内心坚定的落魄诗人。

在益州后期,卢照邻患上“风疾”,一种能把人折磨至死的疾病。

从卢照邻自己的描述中,我们知道他患病后的身体状况:身体枯瘦,五官变形,掉发,咳嗽,四肢麻痹,肌肉萎缩,一手残废,走路浑身哆嗦,长年卧床导致局部肌肉腐烂,奇痛无比……

人生的最后十年,卢照邻拖着这样的病体残躯度过。

他原本有强烈的求生欲,曾五次更换地方,求医问药。还曾拜药王孙思邈为师,后者为他调理疾病,讲解为人之道。然而,就在他为治病四处奔走之时,他的父亲突然去世,卢照邻悲痛万分,连吃下的药物都呕吐了出来。

父亲去世后,卢照邻的整个家庭几乎陷入破产境地。为了购药治病,这个孤高的才子,不得不向洛阳名士乞求资助。而有限的资助,竟惹来了交朋结党的争议,卢照邻悲愤欲绝,却不得不辩解,说自己抱病多年,不干时事,形同废人,怎么会参与朋党之事?

贫病彻骨,故友疏远,世态炎凉,人生已无可留恋。他不无悲伤地说,上天恩泽虽广,可叹容不下我这一生;大地养育虽多,对我的恩情已断绝在这一世。

他最后写下的文字,锥心刺骨,沉痛至极:

岁将暮兮欢不再,时已晚兮忧来多。

东郊绝此麒麟笔,西山秘此凤凰柯。

死去死去今如此,生兮生兮奈汝何。

岁去忧来兮东流水,地久天长兮人共死。

剩下的日子,绝望的卢照邻倾其所有,在河南禹州具茨山下,“买园数十亩”,给自己挖好了坟墓,并请人疏浚颍水。他有时会躺到坟墓中,如同死去。

某日,与亲人诀别后,抱病十年的卢照邻,平静地踏进了滔滔的颍水。

明朝人张燮说:“古今文士奇穷,未有如卢升之之甚者。夫仕宦不达,则亦已耳,沉疴永痼,无复聊赖,至自投鱼腹中,古来膏肓无此死法也。”

马茂元说,卢照邻忽而学道,忽而为仕,忽而仕,忽而隐,终于在无可奈何的矛盾与病魔缠绕的苦痛中,用自杀方式结束了悲凉的一生。

图片 3

大约在卢照邻蹈水自杀前后,他的朋友骆宾王,经历了从最激昂到最颓丧的人生旅程,最终整个人消失在历史的烟云中。

684年,武则天直接掌管大唐朝政后,唐朝开国功臣李勣之孙李敬业在扬州起兵,打出恢复李唐法统的旗号。已经65岁的骆宾王加入义军,写出了名动古今的战斗檄文——《讨武曌檄》。仅仅三个月后,李敬业兵败,骆宾王从此不知所终。

在初唐四杰中,骆宾王最具传奇色彩,经历最丰富:辞职、归隐、流放、参军、坐牢、造反……他性格外向,为人热烈,富予激情,一辈子没有安稳过。

闻一多评价骆宾王说,他“天生一副侠骨,专喜欢管闲事,打抱不平、杀人报仇、革命、帮痴心女子打负心汉……”。

换句话说,骆宾王是一个有游侠精神、侠义心肠的才子。他在自述诗《畴昔篇》开头,这样写自己:

少年重英侠,弱岁贱衣冠。

可见,他不是一个内心柔弱、追求做官的诗人。

像初唐四杰中的其他人一样,骆宾王也是少年天才,七岁能诗。那首妇孺皆知的咏鹅名诗,就是他七岁时,客人手指鹅群命他作诗,他当场吟出来的作品。当场就被叫做“神童”。

长大后,他到长安参加过科举考试,信心满满而去,垂头丧气而回。

但我们不能怪骆宾王能力不足,只能说他生不逢时。唐初的科举,门第观念浓厚,走后门成为风气,有时候出身重于才学。骆宾王恃才傲物,不肯迎合官僚,几乎难以通过科举入仕为官。假如生在平民化的宋代,骆宾王的人生必定全然不同。

33岁那年,骆宾王到豫州担任道王李元庆的府属,应该是跟卢照邻在邓王府的工作差不多,从事文职。

李元庆对骆宾王的才能颇为赏识,三年后,专门下令要他写自荐书,考察提拔的意思很明显。骆宾王提笔就写道:

若乃脂韦其迹,乾没其心,说己之长,言身之善,腼容冒进,贪禄要君,上以紊国家之大猷,下以渎狷介之高节。此凶人以为耻,况吉士之为荣乎?所以令炫其能,斯不奉令。谨状。

如果自卖自夸就能加官进爵,那么,对上是干扰国家大计,对下则有损君子之风。意思是,我宁可原地打转,也不能写这个自荐书。

这就是骆宾王的倔强。

又三年后,骆宾王离开道王府,在山东一带过了将近12年的闲居生活。据分析,这是耿介的骆宾王前半生在官场困顿挣扎,无望后的一种失望回归。

但是,隐居乡野是要经济基础的。骆宾王说自己“中年誓心,不期闻达”,蓬庐布衣,农耕养家即可。但过了几年,他发现要养活一家人,越来越困难,只得改变初衷,四处求仕:

有道贱贫,耻作归田之赋。

什么叫做理想丰满、现实骨感?这就是。

在生活的逼迫下,骆宾王一反当年狷介的个性,把姿态放得很低,四处托人求官,终于在49岁的时候,获得奉礼郎的小官。

但事实证明,命运往往不会眷顾在底层摸爬滚打的小官们。骆宾王的诗文可以写得很棒,在官场却只能沉沦下僚,郁郁不得志。甚至一度被排挤出长安,追随军队出塞、入蜀。

从历史影响看,这段出塞经历,使骆宾王成为唐初第一代边塞诗人,开启了盛唐边塞诗巅峰的先声;可是,从个人命运看,这段经历,则是骆宾王颠沛流离的人生写照。

人生兜兜转转,当61岁的骆宾王好不容易擢升侍御史的时候,却很快遭到构陷而入狱。一种说法是他频繁上疏讽谏,得罪了武则天而被捕下狱;另一种说法则是,他遭到同僚的诬陷栽赃而下狱。总之,这是老年骆宾王依然一身侠气不合群的代价。

在狱中,他写下了着名的《在狱咏蝉》:

西陆蝉声唱,南冠客思侵。

那堪玄鬓影,来对白头吟。

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

无人信高洁,谁为表予心。

蝉的高洁脱俗,无人理解,正像诗人自己一样。这世上,又有谁能替我鸣冤辩白呢?

入狱一年多,遇到朝廷大赦,骆宾王重获自由,随后被贬为临海丞。史书说,骆宾王“怏怏失志,弃官去”。

684年,65岁的骆宾王加入了李敬业的义军,担任艺文令。为了号召天下,壮大起义队伍,骆宾王代李敬业起草了《讨武曌檄》。檄文传出,朝野震动。

段成式《酉阳杂俎》记载,武则天亲自找来这篇咒骂自己的檄文,读到“峨眉不肯让人,狐媚偏能惑主”时,微笑不已,继续读到“一抔之土未干,六尺之孤安在”,顿时收敛了笑容,指着宰相的鼻子骂:你怎么漏掉了骆宾王这样的人才?

《讨武曌檄》中还有一句流传至今的名言:

试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

这篇力透纸背的檄文,让武则天对扬州的造反十分重视,派出30万大军前往镇压。三个月后,李敬业兵败被杀,而骆宾王的结局则成了历史的疑案:有的说他和李敬业一起被杀,有的说他投水而亡,有的说他逃遁了,隐姓埋名。

总之,684年后,骆宾王不知所终。

骆宾王写过一首诗,叫《于易水送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