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年8月7日 九江决维持生计口九江决堤

原标题:真好!江西女青年网上发帖找“98抗洪战士”,此人就在松阳!

天亮以后,无数的读者将会和我一同注目九江,并会为这座城市的转危为安而祈祷2018年8月6日,江西省九江市98抗洪纪念广场。20年前的1998年8月7日13时50分,汹涌的长江洪

| 点击看视频

天亮以后,无数的读者将会和我一同注目九江,并会为这座城市的转危为安而祈祷

8月1日,建军节那天,江西女青年吴佳在九江论坛发帖,寻找20年前资助她读书的一名“98抗洪战士”徐松富;8月5日,早已退伍的徐松富在松阳县古市镇的家里,惊喜地接到了远在千里之外的吴佳的电话。

2018年8月6日,江西省九江市98抗洪纪念广场20年前的1998年8月7日13时50分,汹涌的长江洪水在这里冲破大堤。

图片 1

2018年8月5日,1998年长江九江段决口旧址

| 在松阳,我们见到了徐松富

1998年夏,长江爆发全流域性特大洪水,沿江地区数千万人民的生命安全受到严重威胁,

这是一段怎样跨越千里的情缘?8月6日,记者驱车赶到松阳时,休假在家的徐松富仍沉浸在喜悦中。“昨天接到吴佳的电话,我很兴奋!”
他没想到,失去联系后的第15年,他们会在电话里重逢。其实,他也同样挂念着远在九江的这个“小女生”。

1998年8月7日,长江九号段4号闸与5号闸间决堤30米左右,时任《中国青年报》摄影部主任贺延光即刻奔赴九江,一边抢拍决口照片,一边用手机向编辑部通报灾情……

图片 2

九江城防堤决口后,解放军及武警官兵、公安干警立即赶到现场,投入抢险。

| 吴佳近照

1998年8月7日下午三时,在距离九江大堤决口处150米的居民小区,公安干警正在帮助群众向安全地带转移。

一袋花生扔进了列车车窗

8月7日下午,我计划去灾民安置点采访。刚过两点,楼下南京军区《前线报》的范钦尧来电话催我还没准备停当,进屋的伍处长说:“叫你快点呢,决口了!”据说九江长江大堤固若金汤,怎么会决口呢?催我快点,也不能说不吉的话呀——我心里嘀咕着。

1998年发生在江西九江的那场特大洪灾,不经意间把他们俩的命运连在了一起。当时,徐松富所在的驻杭某部队接令后,奔赴九江抗洪第一线。

钻进“切诺基”一出门,就感觉不对了大中午太阳毒毒的,平时街上没什么人,现在满世界都是人,且五一堆,七一伙,神色匆匆,议论纷纷——长江真的出事了!我顿时紧张起来。

图片 3

司机还算路熟,脚下使劲加油,手不停地按喇叭越往前开,市民越显得惊慌失措,人们迎着我们在跑在喊。此时,各个路口均已由警察把守,所有车辆行人准出不许进。

| 抗洪一线

后排座上的老范让前排的我和他换一下位置。他穿着上校军装,非常时期,军人就是通行证

那年吴佳才10岁,家住在赛城湖边,天天看到官兵们顶着烈日扛沙袋、筑堤坝,军装湿了又干、干了又湿……感动又心疼。

开发区宽阔的九江大道几乎没有人了路边停着三部军用卡车,几位司机拦住我们大声说:“水就要过来了,车不能再往前开啦!”

9月,圆满完成抗洪任务后的徐松富登上了回杭的列车,列车在市民们的热烈欢送声中缓缓启动。突然,“啪”的一声,一个袋子从车窗外飞了进来,正好落在他的座位上。

我们刚往北一拐,哗哗的水就冲过来了。我俩慌忙下车,让司机赶紧把车往回开。我们趟着水爬上九瑞铁路,眼看着湍急的洪水几将铁轨下的基石掏空,而铁路旁一座公路小立交桥被水淹得没了模样,几个电灯杆淹得只剩两米幸好军分区应急分队冲锋舟赶来了,我俩各翻上了一条舟。

打开袋子,是一包花生,里还夹着一张纸条,字迹稚嫩:“尊敬的解放军叔叔,我家的房子被洪水淹了,是你们救了我们全家!这袋花生是我妈妈连夜炒好的,送给你们路上吃,表示我们全家的一点心意。叔叔,你能给我写信吗?”署名是吴佳。徐松富郑重地将纸条夹进了笔记本里。

我超高速导弹确切知道了决口是在长江大堤4号闸和5号之间。

图片 4

1998年8月7日,九江大堤决口,抢险部队使用运煤船沉堵。

| 吴佳留存的“徐叔叔”照片

1998年8月8日,抗洪军民在九江市区抢筑第二道防线,

不久,吴佳收到了徐松富的来信。信中,徐叔叔对她的学习和生活都非常关心,吴佳马上写了回信。

在冲锋舟上,我拍了几张照片,便打开手机,开始向北京总部口述现场场景。我告诉报社:“我将半个小时通报一次情况”此时,在九江的本报记者只我一人,出现重大险情,对新闻工作者的最低标准是及时发稿

从信中,徐松富得知,吴佳家因洪水而颗粒无收,爷爷常年卧病在床,生活困难。部队发工资后,他立即跑去邮局,给吴佳汇去200元,并告诉她:“叔叔小时候家里穷念不起书,但叔叔决不会让你失学。”其实他自己家里等着用钱的地方多的很,年迈多病的父母要赡养,务农的哥哥结婚盖房子欠下不少债务。

大水已漫过了楼房一层窗户一半多,冲锋舟的任务是到居民区救人,当我们从楼上接下来几位老人、妇女和孩子时,一位惊魂未定的老者说:“我正在睡午觉,没想到水来得这么快!”

图片 5

冲锋舟将这些人送上铁路,那儿已有警察接应,二百米外停着一列闷罐车,是转移群众的当我们又一次返回,路经一座建筑时,房顶上的一些人冲着我们大喊大叫。冲锋舟没理会,想先救危房里的人。但我抬头看见了一个熟面孔,那是几天前江洲镇决堤时见到的一位省水利厅副厅长,只听他在喊:“国家防总的专家在这儿!”我赶忙叫冲锋舟返回去接人,

| 徐松富写给吴佳的信

专家一行是赶往决口半途被困在这儿的,我紧随几位专家绕道涉水上了长江大堤

1999年,吴佳的父亲遭遇意外不幸去世,她在信里说,“我不想再念书了,想去打工帮妈妈。”徐松富赶紧回信:“你要振作精神,好好学习,无论有多大困难,叔叔一定会帮助你。”这之后,徐松富不断地鼓励她好好学习。

大堤决口已有30余米,汹涌的江水正从撕开的口子咆哮着冲向市区跑了几个县的我心里清楚,周围都是水,九江已是孤城,如堵不住决口,九江人只能上房了

“徐叔叔”给了她

大堤上约有上千人,人们紧张并不慌乱,也许是及时到位的解放军安定了人心。在灾难面前,人们已没有退路,万众一心才可能起死回生。

在困难时刻面对生活的勇气

我拼命地拍照片,拍决口、拍沉船、拍抛石、拍军人的勇猛、拍人与洪水的抗争……

2002年,吴佳写信说,看书有点吃力,医生检查后说是近视了。忙于工作无暇抽身的徐松富,委托战友代他去邮局寄钱。大家这才知道,徐松富4年多来一直默默帮助着九江女孩吴佳。

洵阳区外贸办一姓黄的副主任告诉我,当一点左右发现堤上泡泉时,解放军赶来了,周围工人、居民赶来了,做小买卖的个体户、职工也赶来了,一位叫陈世豪的父亲及三个儿子全都跳进水里,人们拿看被套、苫布等一切可以堵漏的东西,近乎疯狂地与险情搏斗那阵儿,真叫惊心动魄!

《浙江日报》在2002年6月7日在《钱塘周末》版刊登了这个故事。

1998年8月9日,解放军官兵正在用最新的钢管框架技术封堵决口。

图片 6

1998年8月9日,参与九江抗洪抢险的官兵们,

| 2002年的《浙江日报》

这阵儿,十几条载满石料的驳船正向决口处集结,封堵现场似乎更加有序,军民的斗志也愈来愈旺。从专家那儿得知,市防汛指挥部已拟定了三套应急方案,我必须把这些消息传回去,可手机没电了。

当年,吴佳来到杭州和徐松富相见。“只记得到了杭州天气冷,徐叔叔带我去延安路买了件外套。还带我去了西湖,去军营看战友们,这似乎又让我重温‘父爱’。”吴佳说。

情急中,我只得向南京军区王副部长求援王说:“部队就靠它与军区联络,你只能使一分钟。”我用它又发回一条消息这之后,我与北京失去联系三个多小时事后,我得知报社同仁此间一直为我提心吊胆

回家后,她在新衣的内侧口袋内发现了徐叔叔偷偷塞的500元现金。

天黑了,险情仍未被控制,但我要赶回市里发照片稿晚9点半,我回到了市区此时,市民的情绪已比下午平稳了一些。可一家未关门的彩扩店,人虽在,机器却为转移而打了包。幸好又找到一家处在二楼的小店

图片 7

8月8日零点15分和45分,我又把刚了解的最新情况传到北京,害得夜班编辑们几次倒版他们告诉我:今天本报头版刊登了我发回的“九江段4号闸附近决堤30米”的8条消息和两幅照片。

| 2002年,吴佳在去杭州前,特地到九江大堤拍照,将胶卷作为礼物给了徐叔叔

我知道,天亮以后,无数的读者将会和我一同注目九江,并会为这座城市的转危为安而祈祷

“徐叔叔不仅给我物质上的帮助,同样给了我精神上的支持。”今天,已经30岁的吴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仍然保持着当初上小学时对徐松富的称呼“徐叔叔”。

原文刊登于《中国青年报》1998年9月5日6版

对她来说,这个叔叔,不仅寄来了学习资料、课外读物,更让她在困难时刻有了面对生活的勇气。谈到这里,吴佳有点哽咽。

1998年8月11日,江西九江的长江主干道决口后,经数千名解放军、武警官兵和当地群众连续5天的昼夜封堵,终于控制了险情

2003年,吴佳前往湖北读书,夹在书本内的信件不慎丢失,失去了与徐松富的联系,这让她既失落又懊恼。而徐松富,寄信到九江没有收到回复后,也无法联系上吴佳了。这一断,就是15年。

1998年8月12日,九江江州镇一片汪洋

图片 8

1998军衔图片年8月8日,《中国青年报》刊发了贺延光九江决口8条消息及两幅图片消息《九江段4号闸附近决堤30米》荣获1998年第九届中国新闻奖特别奖,

| 1998年,徐松富在九江抗洪的留影

1998年8月7日,位于江西九江的长江主干4号闸附近突然决口30米,凶猛的洪水向市区涌去,直接威胁着40万人的生命安全,一艘装满煤炭的大船准备堵决口,

在没有联系的这些年里,吴佳一直牢记徐叔叔对她的帮助和鼓励,这也支撑着她克服种种困难,给予她积极向上的力量。

本报江西九江8月7日16时5分电今天13时左右,长江九江段4号闸与5号闸之间决堤30米左右洪水滔滔,局面一时无法控制。现在,洪水正向九江市区蔓延。市区内满街都是人。靠近决堤口的市民被迫向楼房转移。

失去联系15年后

本报江西九江8月7日16时35分电现在大水已漫到九瑞公路,据悉,决堤时,一些居民还在睡午觉。现在在堤坝上被洪水围困的抢险人员大约上千人

首次听到“徐叔叔”的声音

本报江西九江8月7日17时5分电国家防汛总指挥部的有关专家正在查看缺口专家们决定用装满煤炭的船沉底的办法堵缺口

如今,吴佳已经走上工作岗位,并且有了自己的家庭,有了一个六岁的孩子,日子安稳而幸福,并在“98抗洪广场”边上安了家。

本报江西九江8月7日17时15分电记者已赶到缺口处汹涌的江水正从30米宽的缺口涌向市区。南京军区两个团正在国家防总、省防总有关专家的指挥下现场抢险。现在有一条100多米长的船无法靠近缺口,抢险队正在想办法。

每天傍晚,在家附近的“98抗洪广场”散步时,徐叔叔一句句安慰和一次次帮助以及失去联系方式后的一次次失落……总是“揪”着吴佳的内心。

本报江西九江8月7日17时40分电专家们拟定了三套抢险方案:1、将低洼处的市民转移到安全地带。2、市区内的军队、民兵组成一道防洪线、全力以赴堵住缺口现在,一条大船装满煤,正由北向南岸靠近,准备堵缺口

图片 9

本报江西九江8月7日22时5分电截至记者21时撤离时,决堤口还没有堵上—条装满煤炭的百米长的大船已横在距决堤口20米处,在其两侧,三条60米长的船已先后沉底数千军民正在沉船附近向江里抛石料水势稍有缓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